齋啡——他是她的眼睛

  東京殘奧田徑場上發生令人感動的一幕,來自大西洋島國佛德角(Cape Verde)的視障跑手佩莉娜施美度(Keula Nidreia Pereira Semedo),出戰女子T11級二百米初賽,僅獲小組第四名,無緣晉級。不過施美度的陪跑員華維加(Manuel Antonio Vaz da Vega),卻突然當着其他選手、陪跑員及工作人員的面,單膝下跪,向施美度求婚。

  又驚又喜的施美度當場答應,有備而來的華維加取出戒指戴在她手上,令她成為當日田徑場上的女主角。這真是視障選手與陪跑員的最佳結局了。從二〇〇五年開始,他就擔任她的陪跑員,已經陪着她跑了十六年了。往後,他不僅僅是她賽道上的陪跑員,更是她人生路上的陪跑員,將陪着她一直跑下去。

  前些日子看到一篇訪問,男女主角分別是中國的陪跑員和視障運動員,名字忘了,但很是記得兩個人靠一條手帶連結,奮力往前衝的情形。陪跑員是視障運動員的眼睛,後者全心全意信賴他,才能用盡全力跑出每一步,跑出最好成績。記者問運動員,如果有奇蹟出現,你能看見光明,你第一眼最想看到誰。運動員想也不想地說,最想看到陪跑員,想看看多年來一直陪着她跑的人長甚麼模樣。黑暗中的視障者,對陪跑員的倚賴和依戀是不難想像的。如果是異性,很難不產生情愫。如果陪跑員有自己的伴侶,視障運動員一定很失落。

   施美度和華維加,實屬難得。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