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受了甚麼刺激?

  打了第一針疫苗,沒有太大的不適。加拿大採用肌肉注射,打針的左上臂一大幅肌肉感覺痛和痹,並且無法提起手臂。打針後第二天,我取消了健身課和瑜伽課,一大早去茶樓飲茶。左手連茶壺都無法提起。

  下午買了一打蛋撻,在麥記買了杯加大碼咖啡,外帶回家吃下午茶。超過大半年沒吃過蛋撻了,我一口氣吃了九個。

  有網友問我,「一次過吃九個?你受了甚麼刺激嗎?」忍不住失笑。

  香港人很喜歡問人,「你受了甚麼刺激,要吃這麼多東西?」又或者,「你受了甚麼刺激,要瘋狂購物?」還有,「你受了甚麼刺激,做這麼多運動?」

  我反問網友︰「為甚麼要受了刺激才能吃東西?」

  在我看來,進食、購物、做運動全部是享受,我喜歡開開心心享受這一切。受了刺激的時候,心不在焉,食而不知其味,是浪費了食物;購物時胡亂抓起商品就塞入購物袋,買的根本不是自己真正喜歡或者需要的東西;至於運動,受了刺激時跑步也許問題不大,若選擇做瑜伽,則心神不寧時無法投入這種運動。

  受刺激的似乎是網友,好多人問我有沒有撐爆胃納。其實我非常自律地做運動,加上斷食,現在很瘦,體脂肪不到百分之二十,內臟脂肪含量低,那麼,胃部可以向外擴充的空間相對變大。吃多少份量的東西,都不會有甚麼感覺。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