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疫情下的中秋

  今年中秋,居然沒吃月餅。

  一直不明白月餅有甚麼好吃的,麵粉、糖、植物油的組合物,再加上鹹蛋黃,無論是口感、味道,還是營養價值,都不值一提。可是每年中秋,總會買一些來應節。今年中秋,氣氛不好,加上亞省疫情上升,省長宣佈緊急狀態令,完全沒有過節的心情,連月餅也不記得買。

  中秋節前一天,亞省實施「疫苗護照」,一直不願意打針的我,為了可以正常生活,不情不願打了針。可是,打針後未夠十四天,我不能進入餐廳,不能邀請朋友來家中聚會,也不能受邀去朋友家,所以,中秋節,只能一個人在家中自我封閉。吃不吃月餅,意義也不大。

  早在三個星期前,我已邀請了一大批跟我打網球的波友來我家過中秋。我告訴他們,香港人過中秋,喜歡去戶外燒烤,再用月餅盒煲蠟。本來我準備自煮盆菜請大家吃,再一起坐在露台燒烤。「疫苗護照」急推之下,中秋聚會不得不取消了。

  想起以前在香港過中秋,為了順利取得一個燒烤爐,要提前幾個小時去「霸」爐。然後大家雞手鴨腳把報紙打著火起爐。第一轉,好像每個人都會叉着腸仔來燒,因為最容易烤熟。後來,私營燒烤場生意應運而生,提供燒烤爐、炭、食物,燒烤友不用自己準備食物,也不用再去郊外「霸」爐,中秋轉場去私營燒烤場。香港人,轉數就是快。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