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尋找自己

  土耳其一名男子跟朋友喝得酩酊大醉,最後在街頭晃蕩,消失在一片樹林中。他的親友向警方報案。當搜救人員組織搜救活動時,醉酒男自動加入搜救隊伍,花了幾個小時時間協助救援。還跟其他志願者一起,在樹林中大喊失蹤者的名字。

  不過,當醉酒男喊出自己的名字時,突然意識到那就是他自己。搜救行動以烏龍劇告終。

  所謂酒醉還有三分醒,男子醉得意識不清的時候,良善的心地倒還是沒變,醉醺醺的狀態下,仍然做了一個志願者去幫人。

  大家可曾有過醉酒的經歷?飲醉的時候,你們又有過怎樣的瘋狂行徑?我在日本街頭見過不少醉酒的女子,趴在街頭昏睡。有一次在地鐵站,則見到一個醉酒男把上半身完全塞進了垃圾桶在狂嘔。多年前在香港吃任飲任食自助火鍋,隔離台有個男人數罐啤酒灌下肚後,竟然輕易地醉了,面頰通紅,手上搖晃着啤酒罐,去其他餐台,到處找不認識的食客,要求鬥酒。

  我很害怕這種沒有酒品的人,雖說酒量大小無法自控,但知道自己酒量差,而且醉酒後會失去常態,就應該自律,在公眾場合飲酒適可而止。

  有些人飲醉了倒不討人嫌,只是會變得喋喋不休,或者異常沉默。我個有朋友,常常在我家飲醉,不過他飲醉了並不討厭,只是像被人點了笑穴一樣,無論別人說甚麼,他都會像嬰孩似笑個不停。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