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挫敗

  今天下午去一間貓café 探貓,由於排隊人眾,下午兩點多去到,五點鐘才能進入室內同貓咪玩。這是疫情後我第一次進入貓café 玩貓(也許正確說法應該是被貓玩)。

        當時室內有六隻貓,兩隻大約玩累了,一直躲在窩中睡覺,另外一隻剛剛六個月大,正是百厭的年齡,幾乎無時停,永遠在追另一隻貓打交。

        我能接觸到的貓,只有剩下的那兩隻。第一隻貓,在我伸手掃撫牠頭頂的時候,牠突然擰轉面孔,迅速在我手上咬了一口,留下深深的牙痕。第二隻貓,在我打算撫摸牠的時候,牠快速出爪,在我手上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兩度被貓拒絕,令我充滿挫敗感。不知道貓咪為甚麼不喜歡我。

        Calgary貓café 的貓,全部來自政府領養中心,如果你在貓 café 跟哪一隻貓特別投緣,打算領養牠,就可以向政府提出領養申請。政府會在所有申請者中抽取一個,再書面通知被抽中的幸運兒成為貓奴。

        過去幾年,我不但時常去加拿大的貓café,更去過澳洲的動物領養中心探望貓咪,自問還懂得投貓所好,成為貓咪眼中忠誠的貓奴。結果,卻連環被貓出手,用行動告訴我,我不受歡迎。

        記得香港有個朋友,養貓八年,卻從來不曾體會把貓抱在懷中的感覺。她說,每次被貓拒絕,自我價值都會低落,覺得自己無用,一無是處,這種感受,我今天明白了。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