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18日 星期二
  • 18º
  • 79%
  • facebook
  • Weibo
  • RSS

齋啡——貓奴樂

  貓奴的快樂,大約只有貓奴才會明白。比如我,重做貓奴之後,常常一個人對着兩隻貓傻傻地笑,一般人見了,也許會嗤之以鼻,但貓奴見了,很可能深以為然。
  在領養了三隻貓兩天之後,我可以憑牠們的面孔分辨牠們;四天之後,能憑毛髮的斑紋分辨牠們;一星期之後,黑暗中,我能憑牠們發出的「咕咕」聲分辨牠們。於我,這是一番大成就,這種成就感,想必也只有貓奴們明白。
  一胎同生的貓們,外貌的差異可以非常大。我曾見過一胎同生的三個兄妹,大哥是黑白色長毛貓,二哥是黑白色短毛貓,三妹則是短毛花貓。我家的兩兄弟比較例外,牠們幾乎一模一樣。領養所叫兩兄弟Tam & Tim,哥哥的脖子上戴了個寫着名字的紙圈,領養所把牠們交給我時,取走了哥哥脖子上的紙圈,我怕分不清牠們,追問員工兩兄弟的分別,領養員把兩隻貓抱在胸前,讓牠們露出完整的頭部,指着貓頭對我說,「這就是分別!」我左看右看,還是看不清有甚麼分別。然後,我突然發現細佬的尾端是白色的,靠着這尾端的白色,我把兩兄弟勉強分辨出來。三天後,我發現弟弟嘴部及周圍的毛髮全是白色的,哥哥白色部份略少一些;第五天,兩兄弟漸漸長大,身體變得圓潤,毛髮的斑紋愈顯突出,我發現哥哥身上的毛髮呈現虎紋,而弟弟是豹紋的。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