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19日 星期三
  • 16º
  • 78%
  • facebook
  • Weibo
  • RSS

齋啡|白粥伴侶


跟有味飯、有味粥相比,我更喜歡食白飯、白粥。我也不喜歡用餸汁來撈飯,我喜歡飯和粥本身的味道,一口飯、一口餸,或者一口粥、一口餸,每一啖飯粥都有其本身的米香及甘甜。而且,我覺得這有點像在酒莊試酒那樣,每飲一啖酒之前,必先用清水清洗味蕾。吃飯或食粥也一樣,每吃一啖餸菜前,用飯或粥把味蕾清洗乾淨,能更好地品嚐食物。
我常在家煮白粥,不放鹽、腐竹、白果,就只是水和米兩種材料,不必要煮得太綿稠,煮到台灣「清粥小菜」的程度就可以了。個人口味,我最喜歡的白粥伴侶是辣蘿蔔、醬瓜、榨菜、欖菜、酸豆角、腐乳。即使在加拿大,這些送粥小菜也很容易買到,所以我家雪櫃永遠不缺這些東西。

去日本旅遊,巿區高級酒店通常提供和式及西式自助早餐。若二選一,我一定選擇和式。和式早餐必備白粥及白飯,白粥配上令人眼花繚亂的日式漬物,再加上一粒紫蘇梅,我可以連下三碗。然後,再食一碗納豆飯加麵豉湯,就心滿意足了。

相比之下,台灣酒店提供的台式早餐就簡樸得多了,從北到南,所有清粥小菜的「小菜」種類都一樣,味道也差不多,不外乎是腐乳、鹹蛋、煎蛋、肉鬆、醬瓜、豆棗、麵筋、辣蘿蔔、炸花生。再加上清炒蔬菜。不過對我來說沒有影響,有腐乳和辣蘿蔔就足夠了。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