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2%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齋啡| 我最掛住的香港人 - 高慧然


過去兩年,所有的旅行因疫情而受困,住在Calgary的朋友當然也沒回香港。有一次我問這些朋友,最掛住香港的甚麼地方、甚麼人,答案五花八門,有人告訴我,最牽掛香港的髮型師。原來有些人,每年至少回香港兩次,所以,每次回香港都會找相熟的髮型師剪頭髮。
我聽了,引為知己。事實上我最牽掛的香港人也是我在香港的髮型師。好的髮型師難求,即使我們拿著相片去剪頭髮,告訴髮型師,相片上是我們想要的髮型,但最後髮型師剪出的往往是另一個髮型。只有讀懂了顧客的心思、形象、職業身份、業餘愛好……才有可能剪出真正符合顧客心思的頭髮。我在香港苦苦尋找了好多年,才終於找到一個明白我心思的髮型師,每次回香港,我必定找她處理頭髮。

疫情兩年,我一直未曾真正滿意自己的髮型。最初的一年,髮型屋常常被封,即使解封,也嚴格限制顧客人數,所以我幾乎不曾剪過頭髮,實在受不了了,就自己胡亂對着鏡子剪幾刀。據悉,不少人因為被迫替自己剪頭髮而練出一身好手藝。

解封後,我去髮型屋剪過兩次頭髮,每次剪完後就覺得後悔。我相信這不是我一個人的苦惱。髮型師與顧客的關係,建基於一個「懂」字,懂得顧客想要甚麼、適合甚麼,才能為顧客創造他們想要的形象。否則,手藝再好,也做不到。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