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北約在吵甚麼?

  北約成立七十周年,在倫敦舉行峰會。峰會前不久,法國總統馬克龍語出驚人,批評北約「陷入腦死亡」(experiencing brian death)。

  所謂腦死亡,有兩層意思:北約以美國馬首是瞻,美國是當然的領袖,負責北約七成的軍費,顯然罵的是美國。深層一點,罵的是北約的戰略方向出了問題,內部缺乏協調,大腦陷入昏迷,徒剩軀殼,已經廢了武功。果然,馬克龍話音一落,俄羅斯外交部發言,指有關「腦死亡」的形容十分準確,堪稱金玉良言——因為馬克龍曾表示,要建立新的共同防禦組織,重新思考對俄羅斯的立場。

  全球格局進入新的歷史階段,北約雖然成立七十年,但是從蘇聯解體以來,由於前蘇聯陣營的國家加入,加上歐盟成立,已經變得十分鬆散,加上內部成員各有小算盤,缺乏凝聚力。

  北約的成立,和邱吉爾的鐵幕論,宗旨都是為了捍衞西方文明。

  西方文明的核心是甚麼,七十年前沒有太大爭議,但是七十年後,情況已經大不相同:左翼福利主義氾濫,社會主義思潮又再興起,基督教信眾的人口下降:譬如天主教傳統深厚的奧地利,二○○一年有超過七成人口,二○一八年卻六成不到;反而是在東歐的波蘭,基督教信眾依然超過八成半,保持社會主流。

  北約所要捍衞的西方文明,從內部開始有所變質,美國的盟友,譬如法國和德國,都曾是馬歇爾計劃的主要受惠成員。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的時候,歐洲糧食短缺,尤其是德國,飢寒交逼,甚至因為冬天沒有取暖,數百萬人凍死,法國和意大利都幾乎建立共產主義政權,因此美國做出決斷,必須扶助西歐,捍衞西方文明的基地。

  但是法國自戴高樂以來,就不甘心跟隨美國;德國統一之後,成為歐洲最強大的經濟體,歐盟的成立,本身就是為了抗衡美國。美國從中東撤軍,和土耳其對着幹,即馬克龍所謂「腦死亡」的證據之一,但北約根本的宗旨沒有變,反而是法國有點三心兩意。

  法國總統雖然一鳴驚人,但是北約其他國家反應冷淡,甚至德國也不願意附和,重建新的防禦組織,要花多少錢?一到算帳的時候,人人都很清醒,難怪土耳其的埃爾多安也加把口,不顧外交禮儀,痛罵馬克龍自己才是「腦死亡」。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