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推理和人性

  推理偵探片《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雖然是當代背景,但風格懷舊,刻意模糊時代特色,在一座隔絕的大宅裏,宛如靜止的時間囊,而且破案手法沿襲經典推理小說,並沒有借用當今的時髦技術,依然還用傳統的偵探講故事的方式,但過程精采,懸念重重,幾度扭轉,出人意料。

  故事背景設在美國,偵探也講一口美國口音,但是由占士邦男星丹尼爾基克扮演,依然不脫英國氣質,英國有推理小說的深厚傳統,或許和英國天氣壞,被逼長時間留在室內,而閱讀風氣盛行有關,其中最令人手不釋卷的,莫過於填字遊戲和推理小說。

  經典推理小說,常常是將背景設在一個隔絕的地方,令所有人物有進無出,好像荒島歷險,因為在封閉的環境裏,人性的真實一面容易曝光,方便深入觀察人性。至今英國的熱門真人秀,依然採用這種方式,將參加遊戲或者挑戰的人集中在一個封閉固定的地方,令其漸漸暴露自己真實的一面,滿足觀眾對於他人私隱,以及人性醜惡面的好奇慾。

  精采的推理小說或者偵探片,除了挑戰觀眾智力,扭轉劇情之外,剖析人性也是主要內容。

  研究人性為西方文化特有,因為西方文化建基於創世的信仰,對於人性有深刻的反思和洞察:人性絕不可靠,每一個人都自私、無知、有罪;人性的善與惡,不因地位身份有別,沒有甚麼完人、聖人,更不要說將人比作神。

  無論是奧古斯丁的懺悔錄、莎士比亞的戲劇、休謨的人性論,都是研究人性的經典。因此西方政治史上少有對統治者的盲目崇拜,美國的憲法旨在約束權力,在於對人的不信任,對於上台的人,要以最壞的可能性來預防,否則將大權貿貿然交給一個人,而不加管束,必定會闖大禍。

  神探白朗的演出和案情同樣精采,劇中的每個人物,都各有陰暗心理,各自裝模作樣,說到底,人心難測,但是也不要緊,因為人性本來如此,防範別人,也要防範自己的心魔,等於是用理性為自己打防疫針。而不是反過來,假設這個世界都是好人,或自己和天使一樣高尚——如果對人性不加觀察,盲目照單全收,一旦現實不如己願,難免就有天崩地裂之感,這真是何苦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