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向女皇潑髒水

  哈里王子夫婦揚言將「接受全部美國電視台採訪」,以此威迫女皇接受他們辭去皇室職務的要求。

  英國傳媒披露,他們的計劃是以此作為談判籌碼,因為他們認為皇室成員是種族主義者與性別歧視者,因此讓內幕曝光,將對英國皇室形象造成重大打擊。

  以打擊皇室形象來作為要脅,其實有點可笑:因為所謂的「皇室形象」,自從戴安娜王妃在鏡頭前坦認婚姻問題開始,便已經成為國民茶餘飯後的娛樂話題,過去的尊嚴幾已蕩然無存,除女皇本人之外。

  今日英國皇室的尊嚴和榮耀,繫於女王一人之身,女皇是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人,是當今與往日依然緊扣的紐帶之一,女皇的風範,還能令人聯想到過去那個彬彬有禮的前全球化時代的英國,而產生懷舊的情懷,而常見於近年來的英語文藝作品,譬如《唐頓莊園》、《雷霆戰駒》、《至暗時刻》和《1917逆戰救兵》。

  在前全球化的時代,英國人依然以本國文化為傲:包括莎士比亞和英語的幽默,法治和金融制度,老牌寄宿學校的教育傳統等等。那時候的英國,還可以拿外國人的英語口音開玩笑,推崇高尚的傳統文化,小鎮的生活依然以教堂為中心,戲劇演出不必受到「多元文化」的政策的限制而按比例聘用不同膚色的演員,按照今日西方左派的標準,都構成不同程度的歧視,因此揭露王室成員是「性別主義者」、「種族主義者」,算不上甚麼驚天爆料,無非是前全球化時代,英國的「國民性」而已。

  但是,正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所言,英國是他所知對外來文化最為包容的國家,許多移民英國的外國人都得以融入主流社會,取得事業成功,或者進入政府高層,成為國家的管治精英,譬如現任內政大臣帕蒂爾和財相賈偉德,堪稱移民成功的典範。

  英國皇室是不是種族歧視或性別歧視,無關痛癢,因為英國政府是民選的結果,普遍的民意接納外來的優秀人才,也不分性別,都給予公平的機會,這不僅是民主的偉大,也是英國民情的偉大。

  哈里王子夫婦的所謂爆料,效果將大打折扣:經過美國總統特朗普兩年來使出的扭轉乾坤之力,西方許多普通人開始醒覺,所謂種族主義和性別主義的罪名,演變成左派玩弄身份政治的伎倆,是對不同政見的人亂扣帽子而已,女王九十多年見慣大風大浪,豈會擔心小孫子潑的這點髒水?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