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電影和人文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獲奧斯卡多項大獎,由於反映韓國窮人居住的現實環境,畫面震撼,引起廣泛關注,最終觸動首爾政府決策,而於最近宣佈,撥款給住在半地下室的一千五百戶家庭,改善居住環境,包括更換地板、安裝冷氣、更新取暖系統等等,每家每戶可獲得接近二萬港幣的資助。

  首爾政府的反應和作為,不但可見電影的影響力,也從側面反映出韓國社會的人文情懷。

  韓國電影近年突飛猛進,是韓國文化向外輸出的主要力量,像《原罪犯》、《逆權》系列、《與神同行》等,韓國電影能夠進軍國際,引起跨國界的共鳴,因為有深刻的人文因素:法理、公義、信仰,對現實的批判,對人性的反思——都是人類思考的最主要的問題。

  韓國的近代歷史也十分坎坷,受儒家文化影響深遠,但是在十九世紀末,基督教開始在韓國傳播,並由政府簽訂合約,教會終於受到立法許可以及保護,逐漸盛行,也在韓國社會植根。基督教教會帶來西方文明洗禮:創辦學校、醫院、慈善機構,過程和香港的發展類似,而深得人心。

  教會對韓國社會最大的改變是教育,著名的延世大學、梨花女子大學都是由教會創辦,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韓國的第一任總統李承晚,也出身教會學校。時至今日,韓國是基督教在歐美之外,佔據宗教主流的國家,有接近四成半的人口都是教徒;也是除美國之外最大的傳教國,有兩萬多韓國傳教士在全球傳教。韓國的民主抗爭運動,也和基督教文化息息相關,基督教五大總會都參加公民運動,許多學生避難於教堂,首爾的明洞教堂,可堪稱韓國民主運動的「聖地」。

  韓國電常影給人熱血澎湃、充滿張力的印象,有時甚至是隱含一股衝破銀幕的吶喊聲音,因為曾經歷過艱難歲月,而且在信仰上找到精神支柱。首爾政府的回應積極務實,而不是做公關騷了事,因為他們必須尊重和回應民意。電影在根本上,是在延續人類講故事的古老傳統,韓國人的故事,不但許多觀眾願意聽,還有政府認真在聽,幸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