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巴別塔的啟示

  法國宣佈封國,關閉神根公約邊界三十天,所有航班禁飛,總統馬克龍在演講中,多次提到「現在是戰爭狀態」。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以熱戰形式爆發,而是以瘟疫的形式。但是,二十一世紀的瘟疫大爆發,和中世紀不一樣,受影響的範圍,瞬間波及全球,幾乎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因為人類追求大同世界,甚至像歐盟般廢除疆界,但是根據聖經,人類建造巴別塔的妄想,違反上帝創世的用意。

  上帝創世,要求人類各安本份,自己管好自己,分散、獨立,保持各色各樣的多樣性,不想看到人類成為「一樣的人民,說一樣的語言」。

  巴別塔的故事對於當今局勢,甚有啟示作用。因為全球化凡二十多年,全人類到達有史以來,互通有無最為密切的地步,英語幾乎成為全世界通用的一樣的語言,有歐盟這樣超越國界的組織,行一樣的法例,用統一的貨幣;還有聯合國、世界貨幣基金、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衞生組織等等全球一體化的官僚機構,似乎都在預告大同世界指日可待。

  但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是跨國公司或全球官僚機構,而普通人的反抗,在全球化精英眼裏,變成了所謂「民粹主義」的興起,從英國投票脫歐,到美國選出特朗普,民意潮流向維護本土利益,扼制全球化逆轉。

  似乎天意嫌逆轉的速度不夠快,突然以一場瘟疫,逼使全人類改變積習,甚至加速脫鈎的趨勢。譬如法國、意大利,本來只注重享受,不事生產,如今政府勒令所有「不必要的商店」停業,徹底顛覆其原有生活方式。譬如跨國公司,為了節省成本,紛紛將工廠和製造業遷往第三世界,令本國的產業「空心化」,連美國腹地也形成所謂的「鐵鏽地帶」,如今不但為了改善民生,僅僅為了防疫,也必須令一部份製造業開始回流。

  凡此種種跡象,似乎天意注定,要令全球化的擴張潮流有所收斂,西方先進工業國,要重新腳踏實地,為本國的中下階層就業考慮,而不是繼續享受第三世界的廉價勞工帶來的廉價物品,繼續由跨國公司發大財,繼續用公帑供養跨國官僚機構歎世界。

  瘟疫之下,全球最繁忙的機場紛紛冷清下來,好似灰姑娘的舞會,到了午夜十二點。但也可以從積極角度看:二十多年的全球化盛宴,其實令整個世界消化不良,有必要清理腸胃,清減飲食,有所調整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