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美國人更值得關注?

  美國明尼蘇達州警暴事件,迅速發酵,歐洲也爆發大規模遊行示威,抗議警暴。

  警察暴力需要嚴正解決,明尼蘇達州雖然是民主黨治理的地區,但是州政府迅速反應,將犯罪警察控以三級謀殺,立即解僱其他涉事警察,即使沒有干犯暴力的清白警察,也紛紛單膝下跪,向民眾道歉。

  從邏輯上而言,歐洲人的示威抗議有點莫名其妙。

  美國是聯邦制國家,明尼蘇達州發生警暴,只能說是明尼蘇達州的州情,甚至不能代表美國國情;即使美國多個州縣有類似事件,也只是各州的內政,與其他州無關,連聯邦政府也無權管轄。美國的種族問題關係可以追溯到立國之初,有文化和歷史的深層原因;美國的警察暴力,也與憲法賦予的擁槍權息息相關,這都屬於美國特有的「國情」。既然如此,歐洲國家又何必對美國內部事務如此緊張?

  歐洲官僚、知識份子和輿論風向一向反對美國「霸權」,法國總統馬克龍更希望建立歐洲軍,以代替美國帶領的北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歐洲不喜歡美國干預他國事務,為何面對一宗警暴,卻也忍不住對美國州政府以及聯邦政府的反應,指手劃腳?

  還是說,美國公民的人權地位畢竟高人一籌?美國發生人權問題,歐洲國家憤慨聲討,但是在世界其他角落,譬如非洲發生的許多人權慘案,無數黑人的生命曾受到傷害,卻從未引起過歐洲政府及民間如此熱切的關注。從歐洲人對待美國及其他國家警暴事件的態度差異,是不是可以說,一個美國公民的生命,在這些歐洲示威人群眼裏,要遠遠高於其他國家公民?這是不是從側面證明,在他們的潛意識裏,美國地位超然,和其他國家不一樣?

  黑人不幸死於警察暴力,但是現在又有一名黑人警察,死於搶掠的暴徒槍下,事態發展,峰迴路轉。與此同時,高喊「黑人的生命可貴」(Black Lives Matter)口號的示威人群,有沒有想起這位黑人警察的生命?如果不能一視同仁的話,豈不是應了奧威爾的名言「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