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美醜不分

  美國DC漫畫的經典《神奇女俠》最新封面出爐,神奇女俠穿一條加大碼的牛仔褲,上身反而十分單薄,身體曲線不像過去那樣玲瓏浮凸,表達的是典型的政治正確的審美價值:即以不優秀為美,身材肥胖,性特徵並不顯著,男人看似女人,女人看似男人,只要是「我行我素」,就等於美。

  我行我素,忠於自我,沒有問題,但在邏輯上不等於美,尤其是以視覺的美而言。政治正確最大的問題在於將兩者混為一談。

  為了保障弱勢族群的權益,需要做的是不歧視,但是今日西方的左派將「不歧視」和「推崇」劃上等號,完全是過猶不及。

  本來,一個身材肥胖、無論膚色是黑是白,雙性戀或者同性戀的女人或者男人,其私生活態度如何,平時到底是吃了多少炸雞薯條漢堡,而得以長期保持兩百磅重的體形,以及腰上米芝蓮車胎一樣的贅肉,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只要其自己快活就好,即使年紀輕輕而有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臟病的風險,也與人無尤。

  但是政治正確大革命至今,非要將某種私生活的方式,賦予道德和價值判斷,而且要從傳統的道德價值手中「奪權」。

  譬如傳統欣賞和推崇自律,用適量的體能訓練和營養學的平衡,保持身材健美,這種方式,被政治正確的極端左派,視為傳統審美的霸權,是對於肥胖或者身材不夠好的人士,構成歧視。

  但是人性「自古以來」有好惡之分,有愛美之心,因為美從廣義的角度,包含精益求精和表現卓越。此所以芭蕾舞演員的形態、米高安哲羅的雕塑,或者普通大眾最容易辨識之明星的容貌,因為輪廓精緻或者氣質不凡,而被認為是美。美本身是稀有的,正如麻雀和孔雀的分別,美必然能從醜陋和平庸之中脫穎而出。

  但是,左派的政治正確舉着平等的旗號,硬是將醜陋和平庸升高,和美劃上等號,美醜不分是第一步,接下來,則善惡正邪也不需要分得那麼清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