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東方女性主義

  迪士尼繼卡通片《花木蘭》之後,又新拍真人版,旨在宣揚女性主義,意在昭告全世界,女性主義早在古代東方文化已埋下種子,並非由西方文化孕育。

  這類「論述」,是美國乃至西方今日最流行的文化多元論,連迪士尼這樣的傳統「建制勢力」,也潛移默化,在左派主導的荷里活自動歸隊。

  但如果真的要討論女性主義,花木蘭依然臣服於可汗,為之效力,參戰則是為了替父從軍,也是服膺於男權的一種自我犧牲;還女扮男裝,故意隱藏自己的女性特徵,左看右看,看不出花木蘭本身對女性的自我身份有甚麼覺醒,反而更像佛洛依德所稱,心理上對男性身份有一種暗藏的羨慕,是巴不得自己「生而為男」。

  不僅花木蘭,連《紅樓夢》裏十分有性格的女子,賈府的探春,也曾說過「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業來,那時自有一番道理。」包括中國史上一位當得起「女俠」之稱的秋瑾,也寫下「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這樣悲愴激昂的句子。

  換言之,在中國傳統文化裏,並沒有女人為自己身為女性而感到自豪,或者視之為一種賜福,恰恰相反,她們都覺得很苦澀,即使生在大戶人家,千金小姐,也覺得很無奈,因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坐困閨中,最重要的人生任務只是待嫁而已,萬一嫁不出去,就被整個社會視為多餘的存在,淪為所謂「攝灶罅」而已。

  在花木蘭名字流傳的這個國家,兩千年來,知書識禮,能舞文弄墨,或者耍刀弄槍,能在歷史上留下自己全名的中國女性,寥寥無幾,絕大多數都沒有名字,連皇帝的妻子、母親,在史書上也只存甚麼劉氏、高氏、王氏之類的記載而已,因為她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生下了能繼承王位的兒子。

  如果花木蘭可以成為東方女性主義的代表,其實晚清太平天國裏傳說有十萬之眾的女兵,其中或也有主動參軍之人,似乎也能為東方女性主義,甚至「兩性平權」添加佐證,不知西方的左派知識份子有無興趣從中發掘,只不過,他們或許需要謹慎閱讀史料,因為這些女兵的經歷和下場,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