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知識份子」也相信陰謀論

  總統特朗普染病,但《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代表美國東岸所謂「自由派」質問:憑甚麼相信特朗普真的感染了新冠病毒?也許特朗普染病,只是虛晃一槍,是選舉策略之一。

  以西方中產知識份子定位,歷史超過一個半世紀的大報,《紐約時報》刊登這樣的評論文章,或許不是報格問題,而是這些編輯或評論員終於也放下身段,與他們口中,所謂「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中西部農民、村婦看齊,將沒有任何證據,出於情緒不安的猜想,當成思考結論。

  由這個角度看,所謂東岸知識份子精英,沒有理由再自覺比美國腹地的鄉民更加優越高尚,因此,美國一干主流媒體的民調,一再強調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是「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選民,沒有太大的意義,畢竟,「受過大學教育」的《紐約時報》評論員及讀者,其心智和判斷力,不見得有何分別。

  英國根德大學心理學教授德格拉斯認為,陰謀論是心理應對機制,可以令人將焦慮合理化。以美國「自由派」的民意所見,自特朗普上台起,其情緒便十分失控,二○一六年選票結果出爐的一刻,CNN等電視台直播主持,個個目瞪口呆,如喪考妣,這般荒誕場面,堪稱是美國自有電視歷史以來前所未有。如按德格拉斯教授所言,則自由派四年來一直處於焦慮狀態,大選臨近,情急之下,陰謀論脫口而出,可以理解。

  另有學者解釋,鼓吹陰謀論的人喜歡標奇立異,因為他們的論點,因為消息隱秘而無從證實,令其顯得像個權威。質疑特朗普染病是競選策略的陰謀論,當然是無從證實,因為白宮不會允許這位質疑特朗普的「知識份子」光臨白宮,用她自己認可的手法去為總統檢測。

  陰謀論的流行,是因為人喜歡尋找規律。但是有信仰的人相信,上帝創世,遠超人類的思維和想像,不要試圖去破解其中的複雜聯繫。正如一場肺炎,從一個很小的源頭開始,造成全球的連鎖反應,每一件事情的發生,推波助瀾,複雜萬變,非人類理性思考所能解釋。相信陰謀論,歸根究柢是對人性的高估,以為人為因素可以解釋一切。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