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孤獨的總統

  美國大選,以及現任總統特朗普的性格,是多月來民間最熱門的話題。

  特朗普未當總統之前,除了身為地產商,還是半個娛樂界人士,看似性格不羈,其實有點強逼症,譬如從不跟人握手,他對採訪的記者明講,因為很多人不洗手,天曉得他們之前摸過甚麼;特朗普也從不喝酒,原因是哥哥死於酗酒。

  據說特朗普還有潔癖,在鏡頭前也表露無遺,有一次拍電視,是在自己旗下的酒店扮打工仔,親身感受員工的處境,對於清理洗手間和執狗屎等工作,特朗普即當堂高呼「無法接受」,或許略有表演成份,但看得出還是本能反應居多。

  從強逼症和潔癖這兩大特徵來看,特朗普是一個容忍度很低的人,他的真人騷《飛黃騰達》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幕就是炒人魷魚的時候,不講廢話,沒有多餘的情感表達,譬如說幾句安慰人的好話(或者難聽的話),不摻雜私人恩怨,乾脆利落。

  特朗普的言行風格,幾十年來沒有太大變化,一九八○年紐約中央公園的一座溜冰場失修,被逼關閉,政府計劃兩年內花三百萬美元重修,可是一路拖拉,六年之後還是爛尾工程,預算翻了四倍不止,特朗普看不下去,主動請纓接手這個爛攤子,只四個月就完工,而且花費少於政府預算,為納稅人的荷包省了錢。

  特朗普參選總統的心態,和他當年修溜冰場的衝動,其實沒有太大分別,因為實在看不下去,但是總統面對的爛攤子,一個接一個,比紐約溜冰場放大了千萬倍,甚麼巴黎氣候協議、世衞組織、駐軍中東,也都是燒銀紙,當冤大頭,吃力不討好的爛尾工程。

  當年特朗普修好了溜冰場,有多少紐約人對他心懷感激,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八、九十年代長大,在中央公園溜冰玩耍過的紐約人,今天大多數投了反對票;溜冰場的爛尾工程,六年來上下其手的人,都因為特朗普少了進賬。同樣道理,特朗普當總統之後,被全世界圍攻,四年來無休無止,其中又有多少官僚機構、國際組織因為他而少了油水?

  畢竟這個世界,像特朗普那樣難忍環境骯髒、工作馬虎、廢話連篇,落場做實事的人,總是少數,環顧當今政界,特朗普是孤獨的。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