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民意分裂怪誰?

  今日美國已經形成分裂局面,四年前,投票選出特朗普的六千多萬美國選民,還都普遍使用由加州互聯網科技巨頭所建立的社交網絡平台,但是現在,已經愈來愈多的人「遷徙」到其他社交平台;傳統媒體如報紙和電視台,甚至互聯網搜索引擎,也出現同樣跡象,因為媒體的政治立場鮮明,愈來愈多持相反政見的人,只得另覓同聲同氣的平台。

  這種分裂局面,過去四年來不斷加深:特朗普上台之後,媒體的攻擊無日無之,甚麼種族主義者、歧視女性、白人至上、獨裁者、暴君、希特拉等各種罪名和污水,從未給予這位「政治素人」一刻平靜的喘息,但特朗普不是空降的統治者,而是美國一半選民推選出來的領袖,對特朗普的謾罵,事實上,無異於視另一半美國「同胞」如無物的鄙視。

  美國的分裂,到底錯在誰?美國的「主流媒體」都一致將矛頭指向現任總統。但是四年前,這位政治素人,從未曾在華盛頓混跡,有何魔力一手造成美國分裂?顯然是倒果為因。四年前,主流媒體一面倒捧希拉莉,以其東岸知識份子,或者西岸矽谷精英的傲慢,選擇忽視美國中西部或者鐵鏽帶,甚至蔑稱為「天橋州」(flyover states)——因為往來東西兩岸的航班最為頻密,中間許多州只淪為過路,乏人問津。

  但是這些州也都是美國一部份,他們被東西兩岸的國際化城市拋棄,也缺乏表達的媒體平台,直到四年前總統大選。但是四年以來,美國選民投票的結果,依然保持城鄉之間的顯著差異,證明城鄉之間的民意衝突,從來也沒有調和過,因為由城市精英掌控的媒體平台,並沒有兼顧過鄉村的民意。

  但這四年來,這些媒體平台,不但沒有逐漸容納反對聲音,而是加緊言論審查,甚至禁言。如此局面之下,《時代周刊》封面標題稱「到了治瘉的時候」,要另一半美國人「放下成見」,有可能嗎?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