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丹麥人反對 強制注射疫苗

  丹麥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持續九天舉行抗議活動,反對政府提出強制注射疫苗的法案,法案終於被撤回。

  這條法案提議,丹麥醫療衛生局有權對「特定」族群,強制注射疫苗,在某種特定情況下,可以透過警力的協助,強制實行隔離。但是「特定」族群的定義,都在政府一念之間,今日可以是老人院族群,明日可以是學校族群,後日又輪到甚麼族群,沒有人知道,所謂警力的協助,強制隔離,其實等於拘禁。

  丹麥也是民選政府,但是民選政府也不能排除政客因為手裏有權,為了「催谷」自己的政績,挖空心思製造政策,尤其是當前為了盡快「解決」肺炎疫情,甚有可能鋌而走險,而提出這類從根本上違背公民自由的法案。

  選擇權就是自由的一部份,疫苗從來沒有百分百的安全,個人健康因人而異,這是科學永遠也不能解答的問題,即使到了今日,科技看似威力無窮,但人類的認知依然非常有限,疾病的成因,與遺傳基因、生活方式、環境因素的關係到底如何,譬如吸煙與肺癌到底有沒有直接聯繫,沒有一個醫生可以百分百肯定。既然如此,為何一定要強制所有人注射疫苗?有人天生過敏,注射疫苗之後,引發不良反應,甚至健康受損,又能如何?政府一句「不排除有過敏反應,或者個別落差」,對於這些本來可以避過一劫的人,就能推卸責任?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類風險不能由個人自己承擔?有人天生體質強健或者特殊,百毒不侵;有人選擇足不出戶,盡量謝絕社交;雖然注射疫苗,看來是最簡單快捷的辦法,但簡單快捷的事,必然有其代價,正如美國前總統列根說過,英文之中最令人不安的一句話,就是「我是政府派來幫你的」( I'm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m here to help.)代價就是個人自由。

  政府為了政績,可以追求簡單快捷,但普通人為何要有同樣的「目標導向」,這隻病毒已經成為全人類的一部份,而歷史上一些病毒的絕跡,往往需要幾代人的時間。丹麥政府選擇了聽從民意,丹麥公民畢竟是有自主權的。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