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跳舞群組」 改造香港形象?

  「跳舞群組」新增確診病例,累積達到二百五十人,成為全港最大的群組感染案例,在如此亂世之中竟有如此奇聞,令人驚歎。

  驚歎是「跳舞」這種興趣愛好,在香港竟有如此廣大受眾,一個群組竟有二百多人同時感染,按比例來推算,則群組本身的規模相當驚人,若再加上相關聯的人,譬如其他管理場地、音樂、燈光、服裝鞋履,以及後勤的斟茶遞水、清潔服務,則跳舞本身足可算一門產業。

  但香港長期是一個金融貿易城市,香港人素以拼搏賺錢著稱,似從來和跳舞這等花前月下之浪漫閒情無關,不料因肺炎疫情,突然暴露真相,原來香港人忙中偷閒,竟有為數甚多的熱愛跳舞的人群,為舉世所僅聞,樂觀一點來看,此案例或有機會令世人對香港改觀,二○二○年之後,遊客提起香港,首先聯想到的是跳舞群組。

  香港人的形象,曾經是「蘇絲黃」之「東方主義」印象中的碼頭苦力、街頭車夫、水上船家;後來又有獅子山下逃難而至的木屋貧民;又搖身變成「紐倫港」時代國際金融掮客,歷經半個多世紀,如今改換新面孔,由這群家境富豪的未老徐娘頂上,總算洗刷過去搏命搵食的勞苦形象,另一面又由來自東歐各地的青壯舞男,為「國際化」、「多元化」、「種族融合」之象徵,絕對不是壞事。

  奇觀之二,是正值風雨飄搖,滿城愁雲密佈之際,跳舞群組之短片所見,一片喜氣和諧,並未受到所謂的病毒、疫情之阻嚇,生活依然繼續,可謂正能量爆棚,既然特首最新的《施政報告》口口聲聲聲稱「對香港有信心」,此時此刻,跳舞群組成員,身體力行,其熱情洋溢,活力澎湃,是對香港最有信心的表現,雖然不幸爆發群組感染,但在亂世之中依然保持如此樂觀積極態度,精神可嘉,令人欽佩。

  但政府官員思維角度單一,悲觀負面,只因一個跳舞群組感染,卻殃及池魚,再度限制酒吧、卡拉OK等娛樂場活動,斬腳趾避沙蟲,完全於事無補。富豪闊太生活無憂,尚且需要跳舞,養性怡情;香港普通市民日曬雨淋,為生活打拼,連最基本的消閑活動,卻因專屬富豪階層之享樂,而無端遭到剝奪,人世間之不公,莫過於此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