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一位智勇雙全的大師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華特威廉斯(Walter E Williams)於本月二日去世,享壽八十四歲。他是一位勇士型的智者,身為黑人,長於費城北部的公屋區,幼年時父母便離婚,母親中學輟學,他本人則是在加州社區學院畢業,然後回到費城開的士。 當的士司機的時候,他曾遭遇白人警察的歧視和暴打,又被起訴妨礙治安;後來被徵兵入伍,又受到白人軍官欺凌,但是他常常揮拳反抗,捍衞自己。

  奇就奇在,雖然自己是「窮人家的孩子」,又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但是威廉斯卻大膽提出:不反對任何基於「個人選擇」的歧視,甚至主張歧視應該合法:因為他堅定相信結社自由,但凡贊成結社自由,就必須接受別人的結社方式有可能具冒犯性。

  因為結社自由,譬如只是因為喜愛巴洛克音樂而成立的愛樂團體,在其他樂迷眼中,可能是不入流、沒品味的選擇,但這群樂迷兀自甘之如飴,整天鼓吹巴洛克大師之神聖玄妙,遠勝後來所有作曲家,其他人聽起來,或許也是很有冒犯性的評價,但這樣的結社,難道就應該禁止嗎?

  威廉斯相信,所有人都有權基於他們自己的理由去歧視,只要不是動用政府的資源,不是借用政府的權力,他提出,歧視只是個人的選擇。正如膚色、體味、肥胖、禿頭、口音、矮個、過高、傳染病、生活習慣、興趣品味、居住地方,全人類「歧視」的理由無窮無盡,沒有必要去強制禁止,但是政府基於「歧視」(譬如針對種族、階層、職業、性別等)建立的制度,就非常危險了。

  反過來的「逆向歧視」也同樣危險,他舉例,美國有一間醫院寫明:禁止讓黑人醫學生不合格。結果有不少黑人學生,其實並沒有達到合格的水準,威廉斯教授曾警告,這種雙重標準將令病人付出代價甚至是生命。

  他在維珍尼亞的喬治梅森大學任教四十年,成為經濟學系的靈魂人物,但也因為他的學術立場,常遭到圍攻,為了捍衞學術自由,他發動籌款令經濟學系「私有化」。威廉斯不但敢言,而且是空手道黑帶,離開軍隊後依然是個硬漢,曾經以一敵三,把兩個歹徒都打到送院。

  威廉斯與另一位經濟學大師蘇維爾(Thomas Sowell)齊名,在捍衞思想自由、市場自由的奮戰中,道相同而結為至交。蘇維爾比他年長,囑託他保管自己的遺稿,卻沒料到好友竟提前去世。蘇維爾在悼文中哀歎:「生死之事,任何人都無能為力。」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