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為甚麼要刪除父親母親?

    美國眾議院「再次當選」的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和眾議院規則委員會主席麥戈文(James McGovern)上周五宣佈,新的議會規則方案為尊重所有性別認同,家庭關係成員的傳統名稱,都將遭到刪除,一律由性別中立的詞彙取代。

  遭到刪除的有:父親(father)、母親(mother)、兒子(son)、女兒(daughter)、兄弟(brother)、姐妹(sister)、叔伯(uncle)、姑嬸(aunt)、丈夫(husband)、妻子(wife)、侄子(nephew)、侄女(niece)等等;「父母」改為「雙親」(parent),「兒女」改為「孩子」(child),「兄弟姐妹」改為「手足」(sibling),原則是將原有稱呼中男女性別之分,令其模糊以至消失。

  此一看來像是寓言式的荒誕情節,在西方「進步主義」主導政治正確潮流已經發酵成熟的今日,當然不單純是一個笑話,背後是更為龐大的雄心壯志:亦即由一部份人重新定義人類「自古以來」的社會倫理。父親、母親之稱,幾乎與人類語言之誕生一樣古老,尤其是近乎兒語的「爸爸媽媽」,在全球最多人口使用的主要語言之中,在發音上都有共通之處,據說一些至今尚存的原始部落也不例外。

  夫妻、父母、兄弟姐妹、以血緣相連接而建立家庭的方式,幾乎涵蓋全人類的歷史、文化,足可以用universal來形容。這種方式到底是由何而來,由誰制訂?不得而知,就像英國的普通法,最初的起點其實模糊不清,而是在漫長的歷史之中約定俗稱,漸漸成形,並非由個別精英領袖一錘定音。

  今日西方「進步主義」政客或知識份子,其鼓吹的革新理念,譬如自我性別認同、同性婚姻、以及家庭組合方式等,針對的便是這種來自於古老、神秘,不可追溯的源頭而漸漸成形的傳統文化,其實還是「巴別塔」故事的翻版:以為憑自己的意願,可以重新構建所謂的大同世界、地上天國。

  但人性與倫理,涵蓋了人類的歷史和文明創造,只由一部份政治精英或知識份子重新定義?這是何等的傲慢?美國眾議院擬定的最新規則,甚至將「主席」一詞,由 Chairman改為Chair,剔除了「人」(man),只剩下一張椅子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