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新時代的 價值觀改造

  中文大學政治和行政學系助理教授大鬧深水埗港鐵,冒用長者卡,繼而聲討資本主義,是當今香港富有時代特色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值得深入探討。

  若是早些年,聲討資本主義的口號,聽來像是《表姐你好嘢》的喜劇情節,《基本法》寫明,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是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之根本所在。但是,當美國左派帶領的政治正確大革命,發展到今日的地步,而美國科技網絡跨國集團為首的全球化大公司,也開始鼓噪自由市場要有「管制」的時候,中文大學教授情急之際,喊出「資本主義走狗」的口號,就不止是笑話之簡單。

  這位教授任職的學系,亦即大學生昵稱的「政政系」,這些年來被認為是培養未來精英的搖籃,以精英帶頭,有份塑造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則這位教授痛恨資本主義的心態,未知是否在其學術理論之中,有所更深入的表達,進而熏陶她的滿門桃李,未來在根本上改造香港社會的價值觀?則是更引人入勝的課題。

  因為美國民主黨之內,年輕一代的政客,以紐約州議員AOC為首的後起之秀,正在推動美國的社會主義化:推動「綠色新政」,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免費醫療、大學,一算帳要價至少四十萬億美元,換言之,如果AOC上位,則政府手中的資源將無限擴大,按「需」分配,譬如畜牧業、航空旅行,使用汽油的傳統汽車,都將因為不環保而遭到取締。

  稍有常識的明眼人當然看得出,這種「新政」,勢將權力和資源集中到極少數人手中,而大多數人將失去選擇。政府以環保為名,喜歡吃牛扒的人,即使素不關心政治,甚至還覺得AOC的年輕面孔比七十多歲的特朗普要順眼得多,但也會有一天連這一點個人喜好,也保不住。

  這股苗頭如今已經在美國冒起,其種子在美國教育界深耕播種多年,再經傳媒和科技網絡的發散,效應幾乎覆蓋全球,香港學術知識份子長期受美國熏陶,因此這位中大助教有如此表現,可說毫不令人意外。

  不過,這些左派進步主義政客、知識份子「精英階層」,在他們遠大的社會實驗構想中,唯獨錢從哪裏來,是他們不願面對或深入解釋的問題。以美國「綠色新政」為例,即使四十萬億美元開銷,全可通過印美元解決,卻由誰埋單?還是說從跨國集團資本家身上收的稅,只要轉嫁到第三世界血汗勞工身上,就可眼不見為淨?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