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疫情風險如何均分?

  與牛津大學合作研發疫苗的英國藥廠阿斯利康(AstraZeneca)對歐盟的出口延期,惹怒歐盟官員,阿斯利康的總裁卻反駁,因為根據合約,英國政府最早於去年六月簽約,比歐盟至少早三個月,疫苗在英國生產,當然優先在英國供應,「沒有歐盟優先之說」(This is not about EU first)。

  此話聽來,甚有美國卸任總統特朗普的風格,雖然這位總裁本人,其實是法國人,但此時倒也「幫理不幫親」:率先成功研發疫苗的科學機構,是英國牛津大學,率先通過檢測批准生產,也是英國政府,英國比歐盟提早三個月行動,直至上月才開始全民接種,歐盟急甚麼呢?

  但是,德國衞生部長聲稱:「可以理解製造疫苗的過程會有故障,但如果各國疫情因此受到影響,應該風險均分,人人有份。」

  這個理由就有點牽強了,很難說服人。首先,疫情對各國的影響各異,有的醫療健全,有的財政富裕,即使報稱的染疫數字驚人,其實還可以勉強支撐,譬如日本,一直被指為「佛系抗疫」;有的對國民的補助十分慷慨,譬如美國,去年失業的人每月可領取兩千多美元的補助,大筆一揮,就是數萬億美元,又有幾個國家可以負擔這筆錢?

  研究和生產疫苗,至少牽涉到各國管治文化、醫療制度、學術水準、藥物管理和監督,甚至還有國民衞生習慣,平時的生活品質,在這些領域,國與國之間差天共地,生活在第三世界的人,面對同樣的疫情,他們遇到的困難,能否與瑞士、德國、日本等相提並論,為何德國部長居然會提出「風險均分」的要求?

  世上七十億人,除死亡之外,外表、智商、健康、心理、才華等皆為天賜,一概沒有平等可言,考試求學、見工升職、結婚生子,際遇順遂還是坎坷,投胎的風險從沒有均分之說。疫情已經蔓延一年有餘,到處蕭條,不復從前,全世界都元氣大傷,災難人人有份,接種疫苗,先來後到,排隊而已,有甚麼好爭的?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