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總統 家族?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前往華盛頓就職之前,在特拉華發表演說,想起自己早喪的長子,一度哽咽,說本來站在這裏當上總統的,應該是他的大兒子(because we should be introducing him as president)。

  拜登的長子二○一五年因腦癌去世,只有四十六歲,和他父親一樣是法學院畢業,曾經在聯邦司法部工作,又在科索沃代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在當地訓練法官和檢察官,回到美國之後與人合夥開律師行,直到當選為特拉華州的州檢察官。此外又有從軍的經歷,一張履歷表堪稱圓滿,如尚在生,才五十出頭,再加上父親的地位,成為民主黨新星,應該沒有問題。

  但問題是,拜登長子的經歷,似完全符合當今政治精英的「方程式」來栽培,民主黨的大老之中,讀法律的專業人士眾多:克林頓夫婦、奧巴馬夫婦,再加上今日的拜登與賀錦麗,從州法庭或州議會,再晉身參議院,幾無一例外,法學院直通青雲路,難怪有紐約律師曾經爆出過「我等統治國家」(we run the country)的金句。

  此一明顯的跡象和路徑,不免令人驚訝以及疑惑:正如香港的優等生,十個有八個都讀醫學,美國的精英人才,是否也同樣,也都盡歸法學?甚至不僅於此,當克林頓、奧巴馬都夫唱婦隨,丈夫當過總統,妻子也不妨過一把癮?還有小布殊子憑父貴,繼承家族勢力,當上總統似也理所當然,他的弟弟,當上佛羅里達州長之後,也在四年前出來競選總統,如果事成,則一門三總統,威盡全世界。

  拜登感觸發言,雖然說的是傷心事。倘若長子依然在世,拜登當了四十多年參議員及副總統,子承父業,成功當選的話,則拜登一家,也會成為美國政壇上,又一個像布殊、克林頓那樣等級的「元老」家族。

  英國的貴族學校一直為人詬病,正如前首相卡梅倫當政,財相歐思邦是他的同學,今日接班的約翰遜,以及剛卸任的外相,俱是同一所大學,兼同一家會社的校友,但這些人,畢竟也沒有建立家族勢力,父兄子侄相繼,或夫婦連莊,反而倒是美國冒出了古代貴族門閥的苗頭,世事之奇,真令人跌破眼鏡。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