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乘私人飛機開會之必要

  美國拜登政府委任奧巴馬時代的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為氣候特使(special envoy),舊酒新瓶,「熟悉的美國」回來了。

  克里獲委為代表總統的特使,乘私人飛機外出領獎,記者問坐私人飛機與環保使命不相衝突嗎?克里回答:像我這樣總是在全世界到處飛,為環保作戰,坐私人飛機是唯一的選擇。

  這番話由克里嘴裏說出來,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甚麼國際環保會議之類,其真正的作用,的確是為了給克里這樣的官員,坐私人飛機環遊世界提供正當理由。

  互聯網連接全世界,還有各種各樣視像通訊軟件、社交平台,早在瘟疫爆發和蔓延之前,許多企業選擇靈活辦公時間,允許員工有所選擇,或者居家辦公,一方面可以減輕上下班高峰時段的交通負擔,另一方面打工仔也可以省下交通費,曾被視為一舉多得的善政,更加是互聯網造福人類社會的一大功德。

  再經過一年多的瘟疫考驗,證實大量文職工作,可以藉由互聯網平台交接,並沒有因此造成社會運作的嚴重斷裂,包括香港特區政府,許多部門長期居家辦公,香港人的生活也沒有受到重大影響,當然,由此也可反證許多所謂部門,其實是可有可無——此一事實,人人心知肚明。

  克里的環保特使之職,又何能例外?克里未能及時坐飛機去領獎,難道美洲、東南亞等地的糧食就要欠收,或者海平面也會上升?克里的政策,如果真的能影響全球糧食、水源、石油的供應,為何不能在華盛頓的辦公室主持會議?使用加密的網絡平台,美國的資訊科技號稱全球第一,難道不能確保會議安全,迫得克里必須坐私人飛機舟車勞頓,若駭客入侵飛機的操作網絡,豈不更加危險?

  瘟疫當前,各國都嚴格實施入境隔離政策,克里飛來飛去,一堆隨從人員,想必都有外交豁免權。普通平民受社交限制,甚至不能離家三里;對於達官貴人,全世界還是一個無掩雞籠,任由出入,包括香港鎖區封樓強制檢驗,也只針對普通平民,或許這隻病毒有眼,也相當勢利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