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李敖父子的 文化苦旅

  二○一八年三月十八日,台灣著名作家李敖因腦癌在台北病逝,給兒子留下遺願:「中國統一我是看不到了,你要替我實現。」

  他的兒子李戡,一直毫不掩飾自己曾受到父親的影響,支持統一,因此被視為台灣為數不多的年輕「統派」。

  李戡曾因放棄台灣大學到北京大學就讀,出版《李戡戡亂記》批評台灣教育引發外界熱議。本來這樣的背景,加上其父的立場,足以保證李戡可以在中國大陸做任何生意,處處得到開綠燈的優惠。別人虧本,他可以賺大錢。

  惟近年來,李戡在兩岸統一問題上的想法出現變化。他多次在網絡和媒體,批評中國大陸對台政策。去年一月,蔡英文代表民進黨高票連任台灣的總統,擊敗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李戡在新浪微博上發出一百四十個「啪」字,並引述國台辦發佈,被認為是在暗示選舉結果「打臉」國台辦,隨後他的微博和今日頭條帳號被封至今。

  李敖去世後,許多著作一直遭到中國大陸查禁,也扭轉了李戡的看法。以往李敖在中國大陸正式出版的書超過四十本,但在二○一二年圖書審批慢慢收緊後,目前只剩下三本能夠出版。

  事實是李敖在逝世前幾年,言論愈來愈大膽,有的詞句碰到禁區,其書籍不獲出版許可。但在千禧年前後,李敖因為鳳凰台大老闆劉長樂鼎力支持,不但在鳳凰台開了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清談節目,而且可以在三間著名的大學演講,期間竟然直播。

  直播期間,李敖一度狂生名士氣大發,引述毛澤東早年演講,說了一句:即使過了一千年,共產黨還是有可能滅亡的。這句話本來在哲學上,講的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無永恆,世間萬物都有生死興衰。李敖聰明地以為引述毛澤東的語錄,一語雙關,引得觀眾大笑鼓掌。豈知這對話無法臨時屏蔽,被人打了小報告,從此對李敖開始不客氣。

  後來李敖患了腦癌,人情冷暖,除了劉老闆時有關懷探望,中國官方一概冷淡處理。李敖於病榻之間寫的許多微博,因為「敏感」也不予通過。逝世前,心情甚為落寞。

  李戡如果聰明,或可以替父親將功贖罪,偏偏這位才子之後又承傳了父親敢言獨立的性格,說話愈來愈率直,在大陸的空間也就愈來愈收縮。誰知所謂的文化人,去大陸發展,畢竟不同香港一間飲食小企業去大灣區開兩間分店。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