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相對主義弱勢論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又爆衝突,引發網民關於高牆雞蛋論之爭議。

  高牆雞蛋論,出自著名小說家村上春樹之口,成為鋤強扶弱表達正義感的流行語,極富感召力,但問題是未有清晰定義何謂弱勢,致概念混淆。

  譬如西方左派推崇的道德相對主義(moral relativism),因為文化、道德、倫理,都是相對存在,則「弱勢」也是相對而言的概念,譬如紐約曾經黑幫橫行,而紐約政府終於狠下決心痛剿黑幫,黑幫再橫行,遇上國家機器之總動員,畢竟實力懸殊,則黑幫相對於政府,顯然處於弱勢,兩者衝突,誰是高牆,誰是雞蛋?

  如果「相對主義」行得通的話,是非對錯無絕對標準,所謂的「弱勢」也千變萬化:譬如前些年歐洲街頭爆發多宗恐怖襲擊,兇手隨機襲擊途人,左派媒體報道兇手背景都十分審慎,常常以其被「主流社會」排斥、淘汰、致使心理扭曲為理由,也視為「弱勢」族群。

  根據同樣的慣性思維,由於巴勒斯坦之經濟、技術、軍事各項均表現「弱勢」,許多人不問歷史來由以及衝突細節,便立即將巴勒斯坦代入「雞蛋」一方,支持到底,而不予理會哈馬斯的行動,到底算不算恐怖主義,套用相對主義,任何人都情有可原。

  但是,以色列位於阿拉伯文化地帶,強鄰環伺,無論是從人口、國土、宗教信仰等角度,以色列也處於相對的「文化弱勢」,巴勒斯坦背後,有其他阿拉伯文化的盟友撐腰,而以色列至少在地緣政治上完全孤立,孰弱孰強,如果根據相對主義,一時三刻也辯論不清。

  以色列國土狹小,卻可以出口蔬果肉類;地處沙漠,卻可以輸出海水化淡技術;以色列人口只比香港多一點,但高科技領先全球,過去二十年出了十個諾貝爾獎得主;以色列在被包圍的環境之中奮起,與清末民初中國人面臨「西方列強」,高喊的「自強不息」,有甚麼分別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