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洗腦教育

  美國新澤西州一所私立中學有英文女教師辭職,理由是不滿學校對學生灌輸「批判性的種族理論」,強迫學生在政治上歸邊站隊:或者認同是壓迫者,或者認同是受害者,要大力批判白人的「身份特性」。

  即使是教英文,但政治像吊靴鬼一樣糾纏上來,譬如:有學生抗拒男性詩人的作品;有學生刻意尋找作品中種族主義或者壓迫者的罪惡;有學生不敢寫自己在外國旅行的見聞,擔心被定性為「種族歧視」。

  潛移默化之下,學生看這個世界,着眼於不同階級或身份族群之間的權力鬥爭,無法從人文的角度領略文學,變得愈來愈偏執、閉塞,以道德正義自居,容不下不同意見:愈來愈多學生在課堂上不敢提問,擔心語出冒犯,也不參與小組討論,害怕自己遭到排斥,學生必須認同自己是某個階級集體中的一員,而不是獨立個體。這位女教師認為,向學生灌輸這套意識形態,將製造出一個充滿敵意的社會,完全違背教育宗旨——啟發學生的求知欲、培養謙遜、誠實、理性,獨立思考。

  校長對教師也毫不包容:但凡有教師不認同這條原則,就有可能炒魷,校長還聲稱,只要他找得到足夠「有色人種」來替換,他會毫不猶豫炒掉現有的教師。

  西方左派知識份子發動的「政治正確」文化革命,已經有數十年之功,一向聲稱包容、自由、多元,但以這位女教師親身所見,情況恰好相反。

  這套階級鬥爭理論,所謂白人的特權和特性,只從表面看,就難以令人信服,美國廣大鄉村的白人,生活困苦,又欠缺學識,遭新澤西這類東岸知識份子鄙視,不知哪一點像作威作福「壓迫者」;體育和娛樂界許多黑人精英,生活豪奢放縱,也不知如何「受害」?這批被洗腦的學生,只要放他們到美國鐵鏽帶的鄉鎮打工,應該不難清醒過來;洗腦徹底的,可以考慮讓他們去南美洲、非洲、亞洲等許多國家試煉,親身見識何謂壓迫者和受害者,感受世間疾苦,不必從書本理論中想像。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