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美軍體能測試難題的解決方案

  美國陸軍去年推出新版戰鬥體能測試標準,陸軍所有軍人,無論性別和年齡,都必須接受同等難度的體能測試。

  實施之後立竿見影,女兵測試的合格率明顯低於男兵,女兵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男兵高達百分之九十,果然,美國國會今年發起議案,為保障女兵參軍以及仕途升遷,必須修改相關的體能測試,男女要有不同測試標準。

  男女有別,本來是常識常理,但放在今日的政治環境之中,就有一點複雜,根據西方左派的「進步主義」,承認男女有別,便是一種性別歧視,即在今日美國國會,也已經從語言根本上開始改造,逐步廢除性別觀念,包括消除父母夫妻兄弟姐妹之稱,一概改以性別中性色彩的詞匯,連「女人」(woman)也改成「生育人」(Birthing People),但一轉身,為了保證男女士兵的體能測試結果公平,又要承認男女有別,區別考核,的確有點尷尬。

  不久前,國際奧委會已經允許變性人參加女子比賽,其中紐西蘭運動員蘿萊哈拔(Laurel Hubbard)已經報名參加女子重量級比賽,並得到紐西蘭總理的全力支持,由於眾望所歸,當然希望她能為紐西蘭爭光。

  奧運會邁出了歷史的重要一步,美國國會居然要求軍隊後退,難道不是違抗歷史潮流?解決的方法很簡單,為了性別無差異的政治理想,或者降低體能測試標準,以女兵合格的標準適用於全軍,對男女兵包括變性人,顯然都是更為合理的選擇——正如美國許多學校,也更改考試標準,為保證某些族裔學生的合格率,連數學答案也可以有所遷就,降低考試標準,沒有甚麼丟臉,反而表現了更為高尚的大愛。

  又譬如加州立法,竊取九百五十美元價值以下者都免於刑事起訴,到底是降低了對於公民道德要求的標準,還是變相對於低下階層的愛與寬容呢?按今日美國的政治環境,答案顯而易見。

  如果軍隊不願意妥協,還有一招:允許甚至鼓勵一定比例的男兵自認女性,參加體能測試,不但能即時提高女兵的合格率,也能促進美軍的身份多元,為變性人、跨性別提升士氣,豈不皆大歡喜?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