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多元奧運

  本屆東京奧運會破天荒無現場觀眾,再加上爆冷消息多,甚有別開生面之感。

  首先俄羅斯運動員登上頒獎台,現場演奏的不是俄羅斯國歌,而是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第一號的第一小節。因為俄羅斯曾於上屆冬奧爆出禁藥醜聞,結果遭世界反禁藥組織處罰,直至二○二二年前,都不可以在國際比賽中展示俄羅斯國旗及演奏俄羅斯國歌。據悉俄羅斯曾要求以愛國歌曲《卡秋莎》代替國歌,但遭國際奧委會拒絕,最終選擇了柴可夫斯基的鋼琴協奏曲。

  這則花邊新聞相當有趣,卡秋莎之歌,流傳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因為蘇聯的文化影響力,而為上了年紀的中國人所熟悉。不知是否第二次世界大戰之歷史,與全球化之國際環境,尤其是奧運之「天下一家」的宗旨,相當格格不入,在現場播放這樣的歌曲,或令人產生不必要之困擾,遭奧委會拒絕。反而是十九世紀俄羅斯帝國的文化品牌,如柴可夫斯基的音樂,是全人類公認之瑰寶,入選之鋼琴協奏曲第一號,在古典音樂界,是家喻戶曉之名作,其藝術造詣與成就,遠遠跨越政治時空,這本身便是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

  再者,在一些長期為「獎牌大國」勢力壟斷的賽事中,壓倒性的優勢似乎不再。八十年代冷戰期間,美蘇分庭抗禮,賽場上火藥氣息強烈,比拼獎牌,戰況也相當激烈,但時至今日,世界局勢巨變,蘇聯、東歐完全變了模樣;即使美國,也不復曾經之光輝,美國運動員的表現與鬥志,無甚驚喜之處,甚至有人質疑,美國運動員花太多時間與精力,專注於身份政治,已將目標轉移到多元性別平權,而不是投入競賽。

  如果美國隊確實有一點「心不在焉」,包括運動員在賽場上甚至不能認同自己代表美國出戰,則賽果爆冷,花落別家,也是理所當然:譬如英國獲雙人跳水金牌,以及四乘二百米男子自由泳奪冠,戰勝俄羅斯與澳洲,美國只排第四;英國上一次在泳賽中取得如此優秀成績,已經是一百一十三年前,即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還是大英帝國的時候。

  還有日本在滑板比賽中奪得兩金,而滑板從街頭技藝,登堂入室,成為正式國際比賽,令人大開眼界。這才是真正的「多元文化」:賽事多元,結果多元,頒獎台之音樂與色彩多元,這才叫有看頭。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