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馬術比賽 之爭議

  德國女子現代五項選手因為坐騎不合作,拒絕跳欄,不禁當場淚灑,成本屆奧運賽場上令人難忘的一幕,也可能是本屆奧運最引人爭議的一場賽事。

  首先,這位運動員的教練一度施予協助,大力拍打馬匹臀部,結果因涉嫌「虐畜」,遭奧委會處罰,撤銷她出席剩餘賽事的資格。「虐畜」之罪名引起巨大爭議:運動員可以用鞭子抽打坐騎,但是教練卻不可以用手,單從表面,很難證明人的手掌,對馬匹造成的傷害大於皮鞭或者騎手鞋上的馬刺,也難怪教練事後為自己爭辯,拍打馬匹臀部,對於馬匹的影響,並不像外行人看來那樣。

  教練也是女性,美國的左派大愛青年,曾經在#Metoo運動中喊出「相信女性」(Believe Women)的口號,此時此刻,是不是應該選擇相信這位女教練,相信其對於動物的,以及訓練馬匹的專業經驗,她的判斷應該比所有隔着熒幕的觀眾,更為可信?

  其次,馬術或者賽馬,甚至只是騎馬本身,是不是都不可避免有「虐畜」嫌疑?人類訓練馬匹,從來離不開鞭子,抽打或者拍打,甚至是騎手鞋上的馬刺,目的都是對馬的身體造成刺激,促使其奔跑或者跳躍。甚至馬匹所配戴的籠頭與口銜,都是針對其嘴角、顎部、牙齒造成不同壓力,以控制馬匹的方向感與平衡感,僅從外型設計及實際運作的角度判斷,必定令馬匹極為不適,職員為馬匹戴上籠頭的步驟,和教練用手拍打馬匹臀部,到底何者傷害更嚴重?似乎不是觀眾憑肉眼觀察以及心理直覺,可以回答的問題。

  再者,又有人發現,馬術現場裝飾,因為添加日本文化元素,障礙物的造型設計,有相撲的大力士、達摩不倒翁,甚至半張臉的藝伎,對於馬匹是否產生額外的視覺刺激,則未可知,網民七嘴八舌,結論是這位選手落敗,非戰之罪,實在可惜。

  但是最多人關注的焦點,是這匹馬的下場:許多人擔心這匹名叫「聖徒男孩」的馬會遭到「報復性」懲罰,甚至安樂死,官方為此特意澄清,這匹馬已經回到日本滋賀家鄉,安好無恙。馬是優雅高貴的動物,其生活細節以及命運,引發民意一面倒之關愛,足證人心所向,是好事。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