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最慘的受害者

  今年八月三十一日,哈里與梅根的傳記《尋找自由》(Finding Freedom)推出所謂更新版,引起英國輿論普遍反感,因為這一日正好是戴安娜皇妃離世的紀念日。

  有評論作家諷刺哈里與梅根是「最慘的受害者」,極為不齒。新書只添加了一個新章節,稱為「尾聲」,因為第一版發行之後引起巨大爭議,這兩公婆或許因為「嚥不下一口氣」,必須有所回應。

  核心事件便是他們在美國名嘴奧花費雲訪談中,聲稱皇室家庭之中,有人對兒子亞奇的膚色,發表「種族主義」的評論。但是女皇就此的回應,耐人尋味,女皇措辭之中有四個字“some recollections may vary” (有些憶述或有出入),按照英國貴族傳統,其實是含蓄指責哈里梅根所言,不盡不實,公開講出來的內容,或許也經過選擇和剪輯,至少與其他皇室成員的版本有所不同。

  但因為是家庭私事,不是對簿公堂,為存體面,女皇的回應點到即止,其他成員也從未對此補充,擅自出聲,否則添油加醋,七嘴八舌,也像荷里活明星那樣在社交網絡吵架聒噪,太有失身份。

  但這件事,對英國皇室的惡劣效應顯而易見,甚至在美國掀起「打倒皇室」的叫囂。當今的溫莎皇朝,直接繼承漢諾威皇朝,若從漢諾威皇朝的第一任君主喬治一世算起,也至少有三百多年歷史。三百多年累積的聲望與地位,隨時可以因為這對男女的一句話,毀於一旦,在人世間,建立的過程總是困難又漫長,但破壞和毀滅,只一眨眼的工夫,一直如此。

  書中新增的內容,主要是代梅根辯駁,因為英國宮廷的職員曾向傳媒爆料,指梅根奄尖傲慢,非常難服侍,甚至釀成一半職員威脅遞信的辭職潮。但在書中,這類爆料都被視為誹謗——換言之,哈里梅根對皇室的爆料,是受害者的控訴;而宮廷職員的投訴,即屬含血噴人,雙重標準,果然是以梅根為代表的當代西方左派的一貫風格。

  英國人把哈里梅根稱為「feather bedded couple」,睡在羽絨牀上的夫婦,如此形容詞,當然是蔑視他們嬌生慣養,睡在一堆錢上,無所事事,還要抱怨。冠之以「最慘的受害者」,是對如此荒誕世界的控訴。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