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又有理由加稅

  英國近日的大新聞是保守黨政府計劃大幅加稅,幫補簡稱NHS的國民保健署,稅款按年收入分級:兩萬鎊以下每年交一百三十鎊,逐級上升,超過十萬每年交一千百三十鎊。從今年撥款五十四億鎊開始,預計接下來的三年內,再追加三百六十億,一共四百一十億鎊,相當於新建一個國防部。

  不但引起選民強烈反對,更加有違保守黨一貫的政綱。但是最令人不滿的是英國NHS變質,原本被視為福利制度的典範,被捧上天,如今淪為龐大官僚機構。

  NHS的醫療服務,從道德正義的角度,早就有所「神化」,如前財相羅遜(Nigel Lawson)形容,在英國人心目中跡近宗教。再經過一年以來的抗疫,醫護地位上升到民族英雄,又由女王親口加持,代表國民致敬,認可和讚美NHS,儼然是英國當前的政治正確。

  問題是,英國NHS的表現遠落後於歐洲,每一千人只有二點五張病牀,只是歐盟平均數字的一半,甚至不及保加利亞的三分之一。每一千人只有二點八名醫生,而歐盟平均數字是三點七。急症室等候至少數小時,做手術要等幾個月,早已司空見慣。NHS的醫療事故也聳人聽聞,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發生的大規模血液樣本污染事件,直到今日還在調查。在肺炎疫情爆發之前,英國NHS等候治療的時間已經很漫長,超過六分之一的病人等待時間超過十八個星期。疫情至今,等候治療的人已經累積到五百五十萬,預計將增加至一千三百萬。

  原因很簡單,NHS大幅官僚化,納稅人貢獻的公帑,政府的鉅額撥款,沒有用在醫療服務,而是進了疊牀架屋的管理層,一百四十萬僱員之中,往往肥上瘦下,充斥各種管理、顧問、行政秘書,不做事只花錢,還年年加薪,高級管理層的年薪甚至高過首相。「官僚化」的結果是必然浪費,譬如升級電腦系統居然耗資一百一十億英鎊;一年內只買止痛藥也花了七千萬英鎊,既然花的是公帑,當然沒有人精打細算。

  一場疫情,中小企破產,打工仔失業,人人身心受創,到處雞毛鴨血,NHS的管理層卻可以趁機發財,世道敗壞,莫此為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