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付錢上班的新潮流?

  英國政府已經宣佈居家辦公的限制,但是,上班族並未及時返回寫字樓,許多公司的居家辦公政策,已成常態,還有不少公司乾脆關閉寫字樓。

  但是居家辦公的潮流,居然衍生出意想不到的副作用,愈來愈多的人厭倦居家工作,許多年輕人為了逃離自己的公寓,情願每月支付超過一百英鎊租用辦公室,一身正裝,上網見客,以顯示自己身在公司。

  誕生一門「即付即用」(pay-as-you-go)辦公室空間的新生意。自從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英國上班族租用這類辦公室的規模,已經增加了三倍,年齡在二十八歲到三十六歲之間。

  雖然居家辦公擁有更多便利:上班時間彈性,不必再忍受上下班高峰的痛苦,又能減省交通費,還省去化梳洗打扮的時間。但是,人性多變而複雜,充滿未知之數,眼前的便利,時間一長,又因為缺乏變化及外來的誘因,令人變得懈怠和懶惰,居家辦公,許多人一日二十四小時都穿着睡衣,也不梳洗化妝,生活變得毫無規律,反而因此精神困乏、憂鬱,喪失自信。

  換言之,工作的動力並不僅僅是金錢,雖然居家辦公並不影響收入,但是缺乏人際之間的互動,令人意氣消沉,許多人的工作需要別人認可,而且是面對面的認可或者賞識,但凡一個人的談吐舉止、才能表現、精神樣貌,其實都需要獲得他人的注視,而且不分男女。

  這證明人性的虛榮,其實有一定的積極效應:如果沒有虛榮心,則無所謂端莊形象和專業表現,人人都可以繼續在家裏,躺在牀上用手提電腦度日。但是許多人受不了,情願付錢,也要外出工作,即俗語「為了見人」。一個「見」字,涵義豐富,人是社會動物,英文的 to see and be seen,就是社交生活的核心,此所以社交媒體的壯大,也是有賴於人性「索求注意力」的本能。

  當然,員工自己承擔租用辦公室,除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結果也有份保持了公司形象,便有職場專家和學者為這些年輕人鳴不平,僱主應該津貼員工費用,重新開張寫字樓,不可以借機裁減成本,甚至將公司門面的虛榮成本,轉嫁到員工身上。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居家辦公,不但不是甚麼大勢所趨,甚至還會因為此一灰色地帶,引起雇傭訴訟,或者新的法例出爐,也未可知。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