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科幻香港

  澳洲導演艾雲辛(Ivan Sen)的新科幻電影,以一個未來主義的亞洲大都會為背景,選的是香港。

  香港的城市建築,尤其是密不透風的高樓,包括外表破落的舊樓,富有獨特的美學風格,常常是攝影師的上佳題材,更為一些電影導演情有獨鍾,最為人熟知的是日本的科幻經典《攻殼機動隊》,包括後來荷里活翻拍的真人版,當然也不例外。

  九十年代的《攻殼機動隊》所取景的香港,可謂全面:除了摩天大樓,還有戰前唐樓、露天街市、橫街窄巷,霓虹燈招牌橫七豎八,尤其當時尚無赤鱲角機場,班機起降啟德機場,機身掠過九龍城密集民居上空,長期是香港城市景觀的標志之一。

  除了《攻殼機動隊》,還有八十年代烈尼史葛的《銀翼殺手》,包括後來的《蝙蝠俠》和《變形金剛》,都曾以香港為背景,為何香港的城市風景,令日本或者荷里活的創作人聯想到黑色暴力,科幻蒼涼,是一個有趣的藝術議題。

  以城市景觀之多元計,香港在全世界可稱首屈一指。香港不但有紐約、東京等大都會的高樓,還有村落、漁港、郊野。香港道路的上下坡,可比出名的山城,譬如美國三藩市和瑞士洛桑,山路蜿蜒,綠樹成蔭,風景可比歐洲小鎮;包括香港的交通工具,尤其是天星小輪和電車,都有悠久歷史,全球各大城市的公共交通,像香港這般有多元選擇,可謂極其罕有。

  但無論是《銀翼殺手》,還是《攻殼機動隊》,題材都是反烏托邦,對於未來充滿悲觀。這些導演取景香港,看到的只是香港的其中一面,而且是財富、資源、科技高度集中的一面,這種景觀,反而令人不安,像《攻殼機動隊》,早在智能手提電話未面世的年代,就已經憂慮科技對人性的控制,趨於單一化。

  香港的城市景觀,本來是單一化的反面,香港舊有的建築和街道,沒有甚麽規劃,包括舉世聞名的霓虹燈招牌,字體、顏色、大小,都各自做主,從來不需要協商一致,亂中有序,畫面反而十分和諧。如今到了二○二一年,香港又在新的科幻電影中登場,結果也是一個愛情悲劇故事,令人歎息。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