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再證英國脫歐之必要

  英國傳媒最近披露,早在今年三月,近五百萬劑原定運往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結果在最後一刻,從荷蘭的生產基地轉移,不知所蹤,懷疑是法國政府在背後搗鬼。

  消息有點聳人聽聞,但也不盡是空穴來風,因為阿斯利康的老闆Ruud Dobber當時宣佈,很快就有一批數百萬劑的疫苗由荷蘭運抵英國,等來等去,卻不料這批疫苗從來沒有離開歐洲大陸,而是悄悄滲入了歐盟打針計劃之中,據說約翰遜與馬克龍為此激烈爭吵。

  令人不解的是,法國以及歐盟,從頭到尾,一直質疑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馬克龍一度聲稱,阿斯利康的疫苗「類似無效」(quasi​​-ineffective),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甚至指控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偷工減料」,甚至從未向歐盟民眾解釋這隻疫苗到底安全如何,而阿斯利康引起「血栓」風險之惡名,不脛而走。

  與此同時,歐盟又指責英國這家阿斯利康公司違約,未能在第一季度向歐盟供應一點二億劑疫苗。

  從表面的上文下理來看,歐盟針對英國的敵意,非常明顯。尤其是法國,據說還隱約威脅(a veiled threat),禁止輝瑞疫苗出口,企圖破壞英國等待接種第二劑疫苗的計劃。疫苗到底是否安全,不在這些政客的考慮範圍之內。

  這件事發生在英國脫歐不到一個月的時候,雙方關係跌至冰點,其中一個導火線是英國的疫苗生產速度,遠遠領先於歐盟。但荒謬的是,英國疫苗的生產基地,居然是在荷蘭,依然受到歐盟出口管制。

  其實自英國脫歐以來,歐盟與英國接近拳來腳往:今年五月,法國漁船成群結隊封鎖英國的澤西島,爆發水域使用權之爭;九月的時候,法國又放任移民偷渡英吉利海峽;最近英國又搶了法國在澳洲的潛艇合約。英國媒體這時候披露消息,目的是說服那些三心二意的英國人,不要再懷疑脫歐的選擇:在性命攸關的時刻,歐盟所作所為,實在不像是「親密盟友」。

  德國已經選出更加偏左的新政府,法國明年春天也要大選,歐盟與英國的關係,會不會愈走愈遠,為未來世界的亂局,又添新的變數。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