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5%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陶傑 - 不許戴口罩?|桃花源

美國佛州一位法官推翻聯邦政府強制乘客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時戴口罩的行政命令。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之前,日本很多人都有戴口罩的習慣,據說為了防花粉症,但因為口罩的作用與效果,暗合日本御宅族的自閉文化潮流,成為年輕人選擇躲避社交、隱藏身份的工具。日本人至今依然戴口罩,不是政府強逼,也不完全為避肺炎病毒,只是多重因素巧合之下的結果。

港人普遍戴口罩,主要出於政府命令,但也有民間主動配合的因素。尤其是疫情爆發前經過「禁蒙面法」一關,不能排除對市民心理上有逆反效果,不料禁令未來得及全面實施,肺炎病毒殺到,人人自危,造成「假戲真做」,局面一百八十度逆轉,戴口罩由「違法」變成「新常態」。

疫情初期,香港大部份的洋人僑民滋悠淡定,見本地人在戶外戴罩,即使暑熱炎夏也不例外,一度大惑不解,不免荒誕可笑;香港本土居民視洋人不戴口罩,為自由散漫甚至自私自利,為之側目;從此,戴不戴口罩,主動還是被迫,表面看是小節,其實涉及到東西方文化差異甚至是價值觀的分野。

戴口罩是否能有效預防感染病毒,在英美西方國家,一開始就有辯論,大部份國家主張全民戴口罩,不是以為普通的外科口罩可以擋住肺炎病毒,而是防止市民觸摸口鼻,減少接觸傳染的風險。真正有防護效果的口罩,有FFP三級之分,第一級針對工地的多塵環境,只有第三級的FFP3口罩才能有效阻擋氣溶膠、病毒、細菌等,但是佩戴這類口罩,使人不舒服,全世界絕大多數的人戴的都是普通口罩,且有反覆使用習慣,很少有人時刻更換。

以美英為首的西方,有重視個人自由的深厚傳統,即使疫情初期,有人不戴口罩,不會受干涉,因為不戴口罩,必然有其個人理由,或許是健康問題,譬如鼻敏感和哮喘,對於個人選擇的包容度,遠超香港,不會有人以「大局」為重,要求「小我」的犧牲。政府強制公民戴口罩,無論「出發點」有多好,已違背了自由的根本原則。

當然,即使在全面解封的英國,依然有很多人戴口罩,英國心理學家研究,這是因為戴口罩使人顯得更有魅力,遮住了半邊面,更加引人遐想。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