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在接受商台訪問時,被問到與反對派修補撕裂及大和解論,她說了這樣的話:「我經常與幾位非建制派議員用WhatsApp傾偈,佢哋叫我去見就會見,叫我多啲去立法會就去,叫我可以發言就發言,唔可以發言就唔發言……可以做的已經做咗。」

  我未聽過一個出色的領袖會這樣說話。

  聽民意,不等於聽話;正如溝通、和解,並不等於委曲求全。

  林鄭的話裏,讓市民接收到的訊息是:我們的領袖原來只是跟在反對派背後的應聲蟲,他們叫你行就行、企就企、講就講、不講就不講……

  中央說過,反對派的核心是要搶奪香港管治權,可惜林鄭似乎把這個提醒視作耳邊風。作為香港最高管治者,她甚至直言,自己是聽反對派的,怪不得八個月以來,反對派一直如魚得水,由補選到放生佔中,他們起碼掌控了香港的管治者,離奪取管治權,又踏前一步。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這個可悲的敗兒慈母定律,在香港行之已久。有時真同情建制派,二十年來一直在困境中守土護主,打來半壁江山,到頭來特首一句:「佢哋(反對派)叫我可以做的我都做」,直如一棍棒喝:咁乖為乜?

  今日社會已被佔中撕裂成兩半,作為領導者,無論搞修補還是和解,也不能偏於一方。正如兩夫婦吵架,作為和事老,總不能一直偏𥘵太太說老婆對,一味買花買鞋買包包去取悅她,也要為辛苦持家不懂情趣的老公想一想。

  雙方爭執,道理不一定是在嚎哭那邊,如果管治者沒有足夠智慧去辨別對錯,沒有足夠謀略去平息糾紛,傾斜的和解只會造成社會上另一場新矛盾,最後連自己的基石都掏空,陷入兩面不是人的困境。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