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盲撐

  特首林鄭月娥曾經說過:「我甚麼都沒有,只剩下三萬警察……」那種孤苦伶仃、那種風暴中獨佇的淒涼,叫人憐惜。

  沒想到,轉個臉孔,出席電台節目取悅黃絲說的,又是另一番話:「我支持警隊嚴正執法,不等於盲撐每一個警員的每一個行動。」劃清界線的心寒,三萬警察應該感受到。

  有一些話叫官腔,說出來像金鐘罩把自己保護得滴水不漏,卻會像利刃一樣直插別人心口。

  一位警察寫下感慨:「你說,你不會盲撐警察,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每個警察都盲撐香港,你還能舒舒服服坐在這裏接受訪問嗎?……我們沒了家庭、沒了生活、連受欺凌的家人都無暇保護,就是要守住香港,不被分裂。沒有我們撐住,香港早就玩完。」

  說的沒錯,四個多月來,如果沒有警察盲撐特首你,香港會變成甚麼模樣?無論你的決定多荒謬、無論你如何反口覆舌,警隊都拿着盾牌站在你和你的政府最前面,為你擋駕、擋石、最近還要擋汽油彈,這種撐,才叫盲撐。

  將心比己,警察們沒有要求你包庇甚麼,更從沒要你格外開恩,一切公事公辦,戰場上刀劍無情,多一拳少一拳,不用你盲撐,只求你支持,無條件支持,僅此而已。

  然後你劃一條楚河漢界說:我不盲撐,這四個字,傷盡幾多盲撐你半年的警察心。

  於是,大家再調整心情說:「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道理,明白的,所以我們今日不是撐林鄭,我們是撐法治、撐香港、撐國家!」就到底,還不是盲撐你?一班守土衞士,看着你將要把他們出賣,還在盲撐,尊貴的特首,你汗顏嗎?

  黑衣人最厲害的一招洗腦叫做「不割席」,你偏偏就跟身邊僅餘死守的三萬警察早早割席,橋未過,已抽板,最後跌死的,一定有你。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