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優秀的「智將」

  如果,你是珠寶店老闆,近日連續幾間店舖被洗劫,於是問保安主管:「有甚麼對策?」主管答:「冇㗎,賊佬要搶,防不勝防,我都冇辦法!」你猜,老闆會不會要他立即執包袱?

  又如果,你是電視台新聞部阿頭,剛收到訃告,某某國家領導人與世長辭,你立即囑咐下屬趕製新聞特輯,晚上黃金時間播出,下屬說:「吓?得幾個鐘,邊夠時間?冇辦法喎!」這個下屬,炒得。

  正常老闆,頒下命令,不是要聽下屬一百個不能做的理由,而是要看員工完成任務的成果,即使失敗,至少讓我看見,你努力過。

  所以,當香港人聽到我們的政府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這樣答記者問:「海底隧道開通後,如果真的有激烈示威者再來畜意破壞,我們其實沒甚麼可以做,惟有全社會一起譴責。」我想,全香港市民的回應,只得粗言。

  一個擁有全城第二大權力的人,竟然告訴我們,他對暴徒一點辦法都沒有,唯一可做的,就是請大家跟他一起強力、大力、最強力、最大力地譴責暴行,我想問:納稅人用三十八萬一個月請你回來幹甚麼?

  三萬八的員工,尚且懂得努力完成任務,三十八萬月薪的高官,竟然可以臉不紅心不跳的告訴全港市民:我們無能為力,你們食自己啦!能不心寒?能不憤怒?

  你們是香港掌權的一群人,被暴徒破壞社會大半年,你們不但束手無策,還溫馨地叫他們「激烈示威者」,連「若再來犯,警方必把暴徒繩之於法」這種門面話都不敢講,窩囊地以一句「我無辦法」來卸責。這種行為,無論根據高官問責制,抑或以商業社會的判斷,這政務司司長,已經炒得,因為你已自認無能力做好本份,為民解困。

  一場暴亂,讓市民讓中央看清看楚,香港所謂的優秀公務員團隊,到底是一群甚麼貨色的「智將」。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