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黃藍的共同語言

  黃加藍,本來是變綠色的,但今日香港,黃加藍,卻變了勢成水火老死不相往來的仇恨。

  不過,有時候壞事去到谷底,總會有意想不到的反彈。最近發現,無論跟藍營朋友聚會,抑或跟無顏色市民對談,甚至跟黃絲黑暴辯論,說到一個話題,大家竟有一樣的看法,一樣的語言,一點分歧都沒有,那就是:罵—政—府。

  所以,如果你無可避免跟黃絲親友碰面,又無可避免觸及政治話題,千萬不要談警察、談公義、談大學生,只要大家一起罵政府,你會發現,原來黃藍可以走得那麼近。

  真的,連藍營朋友聊天,大家第一個罵的,都不再是暴徒,而是罵政府、罵林鄭,大家的共識,只得一個「廢」字,沒有其他。

  半年亂局,整個政府一直用把口來「止暴制亂」,前天暴徒火燒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已經在動搖法治的根了,特區政府仍舊繼續「予以最最最強烈譴責」。譴責了六個月,大家聽這些詞都聽到麻木了,望着電視新聞,最斯文的人都忍不住回一堆粗言。

  回歸後,香港高官是行問責制的,即是說,他們不像公務員能拿着鐵飯碗,不做不錯,錯也不炒。問責精神,在於要為所做的事、所領的軍、所作的決策負責,於是我們看到當年有財政司司長梁錦松、有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等,為承擔責任問責下台。

  今日,香港搞出這樣的「大頭佛」,社會沒了秩序、沒了法治;教育失了控、出了軌;市容烏煙瘴氣、醫護失了專業操守;整個公務員系統像被點了穴,只得一個警隊在拼命……然而,問責制下,竟無一人要問責,由特首到政務司到律政司到保安局長到食衞局長到教育局長……竟無一人要下台,勉強算得上懲罰的,大概是政府新聞處長被貶到郵政署,其他高官,繼續抱着高薪厚祿在譴責、卻不問責。

  開始懷疑,其實這問責制,是否已名存實亡?抑或早已變了質,成為鐵飯碗問責制?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