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邪教的公式

  金像影帝黃秋生日前到日本宣傳他主演的電影《淪落人》,他在電影映後座談時呼籲:「大家暫時都不要到香港去,因為香港警察真的瘋了!」

  反對派頭目的網上貼文更加駭人:

  「黑警再一次強姦婦女,受害人已抵達台灣墮胎。」

  「香港白色恐怖依舊,兩小時三起墮樓,失蹤少男少女更多,他們在哪裏?」

  「這幾個月,警察最少殺了二千人,全部都是不明不白死去,有些連屍首都找不着。」……

  難怪,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說:香港已成為謊言之都。

  當「老屈」已成習慣,警察唯有用不同方法自娛自嘲。譬如朋友問:「最近忙嗎?」他們會說:「好忙㗎,又要打暴動又要捉暴徒仲要強姦雞姦殺人放火埋屍燒屍,偶然仲要掟人落海、拋人落街O添!」

  曾被譽為「亞洲最精良部隊」的香港警察金漆招牌,一夜之間,變成妖魔。有人說,是反對派的文宣做得好,這個固然是主因,但不能忽視的,是要愚民夠多,才能成事。

  半年的修例風波,讓我們見識到香港原來是如此大範圍地失智,由販夫走卒,到學者精英,每個階層都有嚴重失智者。

  從前我不明白為甚麼在這科技騰飛的年代仍會有人信邪教?今天我懂了,只要用恐懼進行集體催眠,邪教仍是有市場的。

  看今日香港完全有齊邪教元素:犯罪、歪理、謊言、聖戰、天使、奉獻、犧牲、血腥、被逼害……我想起,一九九五年日本東京地鐵站發生的沙林毒氣事件,那是邪教奧姆真理教對社會的一次恐怖襲擊,信徒戴着口罩、拿着兩個載滿沙林毒液的膠袋來到地鐵車廂,用雨傘的傘尖刺穿袋子,釋出毒氣,結果造成十三死,六千多人受傷。

  一樣是口罩人、一樣的雨傘武器,邪教的公式原來沒變過,只是不幸地,今次集體撞邪的是香港人。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