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遲來的聲明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在臉書上發了這樣一個貼子:「有人告訴我,我的個人資料近日被放上網上通訊群組,實在令人擔憂。我擔憂的不是我的個人資料,畢竟早前已被公開過,而是『起底』這種行為對社會的影響。」

  大部份看到這貼子的朋友第一反應都如是:怎麼燒到自己才出聲?

  六個月了,被起底的市民數之不盡,除了警員和家屬,還有很多非常無辜的個案,譬如一班聯署登報反暴力的醫生、一些把暴徒判刑的法官、一些到警局撐警的商人……

  有兩個我印象最深刻的起底原因,非常霸凌。一個是某公立醫院女護士,她只是在飯堂吃飯時對着電視新聞的暴力片段講了句:「嘩,有冇搞錯,拉晒班友去坐監啦!」就這樣,被人拍了照,起底了。

  另一個是在特首與市民對談會中舉手發言批評暴力的女子,翌日就被起底,暴徒更圍在她辦公室樓下,令她不能上班。

  這些人,都是因為特首你搞出來的逃犯條例修訂,才陷入這種被欺凌境地,甚至不少警察家庭被這種起底霸凌弄至有家歸不得,然而你一直未為他們發過聲、做過事,直至,你自己嘗到這苦果。

  近期聽到許多藍營的人說:我們懷疑這特首是黃的。我沒證據,不敢認同,但從這個遲了半年的起底譴責聲明,起碼可以確定的,是這位特首,沒有愛民如子的心。

  貼子下面有一個留言說得很好:「這聲明實在來的太遲,市民早已被滅聲了!而且已令三分之一牆頭草香港人(包括大部份高官)誤會了支持暴力是大多數,於是妥協歸邊去附和,令支持暴力的人真正變成了多數!」

  有些事,做得不及時,再做已失效。當黃絲的起底已成常態,當市民的恐懼已成習慣,再多的譴責,也是徒然。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