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我們只求一視同仁

  因為鏡頭前一張身份證,引起了軒然大波。有人說警察侵犯私隱,有人說這半年來好多人都失去了私隱……

  話說上星期大埔暴亂,有警員向網媒「立場新聞」記者查閱身份證,檢查完畢,警員把身份證拿到鏡頭前展示,於是立即被炮轟,說警員侵犯記者私隱,一直低調的私隱專員也第一時間走出來高調跟進。

  警員說,攝影機是你的,開關按鈕在你手,看到自己的身份證,你大可以關機不拍攝,誰決定把這身份證直播傳出去,那個人也要負責任。也有警察說,檢查完身份證,向當事人展示交回的是他自己的身份證,那是正常手續,絕非意氣之舉。

  在這個動輒得咎的世代,無論執法者怎樣解釋,大家的矛頭都會指向你,更何況,在鏡頭前舉起身份證這動作,有點踩界,也有些晦氣,但卻情有可原,因為這大半年,警察和一般正常市民從來未感受過法律上的平等待遇。

  舉個例,暴徒黃絲拍你照,可以;但我們拍他們,結果不是私了,就是裝修。暴徒黃絲問警察拿委任證,可以;但你查他們身份證,對方卻諸多留難,粗口問候完還把證件丟到地上。暴徒黃絲搜人背包查人手機拍人證件,可以;但你想看看他們的樣貌就絕對不可能,更何況公開他身份?

  況且,這半年來,過千警察及家人被起底,連我此等小卒的家人親戚地址電話身份證也被公開,但私隱專員一直對此充耳不聞,直至黃記者投訴私隱被犯,專員才拔劍而起,忽然勇猛,這難免讓人覺得,當權者原來只是欺善怕惡。

  我們不是求開恩,我們只是要公平。當法律在實踐時做不到一視同仁,那法治,就形同虛設,更難以服眾。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