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只得一張臉的集體照

  早前網絡流傳幾張照片,是藝人陳欣健和一班有心人送物資到警署,相片是義工與警察的合照,特別之處,是集體照的人頭都蓋上了哈哈笑或者動物頭像,唯一見到樣貌的,就只得一個陳欣健。

  一張歡樂相片,一件窩心善事,卻因為那些蓋着臉孔的公仔頭,令好事滲透着悲涼。

  捐獻的是好心人,接受的是執法者,都是值得尊敬的人,卻因為滿城欺凌起底風氣,大家都把臉藏起來。也許,無畏無懼的代價實在太大,像早前藝人曹永廉等人公開到警察總部撐警,換來的,是廣告公司的迅速割席,和網民瘋狂的欺凌。黑暴不但要把你打倒,還要把你家人親戚朋友打倒,甚至斷你收入,讓你變成一個「累街坊」的掃把星。

  這種卑劣行徑,根本不能跟「民主」二字掛鉤。今時今日,無論普通市民抑或明星藝人,已沒了拍照自由,在街上舉機拍照,隨時有性命危險,私下跟警察影張相,也要遮口蒙面才敢拿出來分享。

  如果大家看過一些受傷警員的訪問,一定會跟我有相同感受:明明那警察是受害人,悲哀地,都只是背脊上鏡。進過警署的朋友,一定看過一個奇景:就是泊在警署停車場的私家車,通通都看不到車牌,有的用紙遮着,有的用布蓋着。

  那天有位警察朋友興奮地告訴我,他們發現萬能淘寶竟然有「遮車牌布」賣,布邊有橡皮圈,一套上去就不會掉下來,不再怕被風吹開。我說,該高興,還是該傷心呢?一班光明正大的執法者,出勤要戴個面罩,回警署要遮着車牌,幹正義之事,卻要隱着身份、躲着壞人,成甚麼世界?

  怪只怪政府的懦弱與不作為,從來沒想辦法好好保護執法者和好市民,令大家一直被黑暴架了利刃在頭頸。當社會上連做好事都會見光死,我們該怎樣教下一代做個光明磊落的人?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