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災難片的反派

  聽說,跳樓的人,不是撻死,而是在中途已嚇死的。有點像今日香港,病毒未到,人已被嚇死。

  我們走過沙士,死了二百九十九人,社會恐慌也沒今天大。有人說,正正因為經歷過沙士之痛,才會這樣緊張兮兮。撫心自問,真的是這樣嗎?還是因為多了仇中元素?大門真的關上了,惡人終於取勝了,本世紀最大笑話,是特首林鄭在宣佈大面積封關後說:「封關不關醫護罷工事,極端手段威迫政府是不會得逞的。」好打得的特首,其實你怎樣跪、幾時跪、跪幾多次,反對派都不會滿意的,因為反對你是他們的生存價值,封關抗爭其實跟反逃犯條例一樣,只是一個藉口,他們的目的是反中,是與國家切割。

  你第一次掉進圈套,還可以說是經驗不足,同一個圈套你仍上當,那就是智力問題。

  看災難片,總會有些自私自利的反派,只顧自己逃命,把親人友好丟下,甚至踩着別人身體脫險。以為做戲咁做,親身經歷,原來人性果真如此,而且為數不少。

  武漢已自我封城,你看全中國哪個省會封關截人?我們只看到不同地區的志願軍趕赴疫區。如果你視那些是親人、是同胞,你不會用這樣嫌棄的眼光落閘放狗。想想八個月前,香港人得了思想瘟疫時,內地人是怎樣待我們?他們張開手臂說:「歡迎你們回來」。香港人心真的變了,變得冷酷無情。記得當年華東水災、汶川地震,香港人一呼百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們掛在口邊是這句: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因為血濃於水。「血濃於水」四個字,不聞久矣。今天你劃清界線,我擔心的,不再是疫情,而是下一回,香港出事了,誰還願意義無反顧來相救?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