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上流寄生族

  看來,新世紀的焦點應該慢慢從西方轉移到亞洲了。

  當看到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拿下了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原著劇本等最高榮譽獎項,更成為史上首部勇奪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非英語電影,足以證明,一直主導世界電影潮流的荷里活,已開始被亞洲人趕上了。

  今年奧斯卡幾齣猛片都看過了,《1917》的一鏡直落高難度、《陽光兔仔兵》的洗腦教育共鳴感、《小婦人》的一貫經典……好看是好看,但老實說,都有點似曾相識。

  第一次看《上流寄生族》,我是超驚訝,一個貧富懸殊的老生常談悶主題,竟然可以拍得如此幽默懸疑曲折引人入勝再叫人深刻反思。一起進戲院的女兒看完說,戲太好了,她一定要推介給朋友看,於是為了捉同學仔進戲院,她足足把電影看了四遍。

  這齣電影叫做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一直都是喜劇,非常好笑,結局卻演變成悲劇,淚中帶笑。有情人沒有終成眷屬,窮人繼續在社會最底層匍匐,人生就是如此,世界本來如是。

  悲觀吧?其實不。《上流寄生族》談的是貧富懸殊、跨代貧窮、大都市下的住宿及就業問題,跟香港今日狀態,不謀而合。但電影呈現出來的不是一面倒的控訴,戲裏的窮人會感恩、會努力,不像香港人那樣,坐在愁城怨天怨地,拿了福利還嫌給得太少。

  故事由喜劇變成悲劇的轉捩點,不是因為窮,是因為歧視,原來對別人的賤視和歧視比貧窮更要命,香港社會今日就是充斥著這種仇恨,讓許多本來安貧樂道的心化成一團團致命怒火。不劇透了,未看電影的去看看吧,我看了兩回,仍然覺得,意味深長。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