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他們選擇了病人

  從前,他們的身份是這樣的:白天是深圳人,晚上是香港人。自從香港局部封關後,他們的生活徹底改變。

  是的,現在香港與內地的往來已跟封關沒分別,除了跨境貨車、貨船船員等八類職業可獲出入境豁免,其他人從內地進港都要隔離十四日,於是,一大批兩地走的港人只能作出痛苦選擇:留港,還是離港?工作,還是家庭?

  大家總以為,精英階層、專業人士、生活舒適一族,必定選擇回港,原來未必。

  二十多名港大深圳醫院的香港醫護人員及管理專家,以往天天坐過境車到福田上班,但檢疫令一出,他們必須二選其一,結果,這二十多人決定留在深圳,做個二十四小時深圳人。這決定背後藏着不為外人道的犧牲,因為他們在家人與病人之間,選擇了後者。

  深切治療部主管唐澤君醫生說,兒子最初不支持她留在深圳的決定,幾經說服,終獲理解,但身為母親,要暫時丟下丈夫子女,內心掙扎,可想而知。但十七年前參與過非典抗疫,十七年後再遇上新冠肺炎,唐醫生深明ICU是重要戰場,留守候命,更是醫生應盡之責。

  因為醫院一通來電,說收了一位從武漢回來的確診患者,港大深圳醫院呼吸內科主管許建名醫生大年初一取消了春節休假,趕回深圳,至今一直留守。快一個月了,許醫生在深圳奮戰,三個孩子就靠太太在港獨力照料,最小的寶貝才三個月大。「醫院好多工作都是在身、在牀邊、臨牀、或者在實驗室、化驗室,這些都不能靠遠程提供。」家人重要,但行醫的初心也不能忘。

  由盧寵茂院長帶領的港大深圳醫院,現在是深圳市收治疑似患者的定點醫院,廣東省確診的第一例都是在這裏發現,至今醫院已確診二十七人,所以留在深圳絕非優差,但這些家在香港的醫護都選擇了病人,選擇了對病患不離不棄,實在讓人肅然起敬。

屈穎妍

hd